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月老就是可以爲所欲爲-第三百三十章:鉅變相伴

月老就是可以爲所欲爲
小說推薦月老就是可以爲所欲爲月老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工业科王股:同意同意!给陈科点赞,陈科说得太对了,老王啊,你在妖界和敌对势力斗争时,心里到底都想了些啥?给咱们提示提示吧,也好让咱们考试时心里有点底啊!”
“工业科王股:怎么说咱们都是人界办事处的同事,我和陈科如果考不好,你脸上也没光是不是?”
“婚管科王股:各位领导好,我虽然参与了妖界的平叛工作,但思想上还很不成熟,犯了许多错误,吕仙也对我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我回来后一直都在反思总结,可不敢提示大家什么。”
“组织干部科柯科:王股说的很好嘛,金无足赤、仙无完仙,我们都有一个不断学习、不断提高的过程,王股记得以后要多牵点姻缘,在实际工作中把吕仙的教导根植于思想上,落实在行动中。”
“医卫科华股:我们办事处究竟几个王股?这王股来、王股去的,我老人家脑子不太灵光,都不知道谁是谁了?”
“保卫科张科:华股你是老了啊,这不明摆着吗?王股前头都带着单位呢,工业科、婚管科、商业科、文教科,分得清清楚楚嘛。”
无门天堂
“医卫科华股:张科你年纪不大,怎么也有点老年痴呆了?听不懂人话还是看不懂啊?王股发言,我们当然知道是哪个部门的王股,可领导们王股王股的一叫,我老人家可不就搞不清了嘛。”
“工业科王股:也是啊,这事可有点严重,别说您老不清楚,我作为当事者,自己也不清楚啊,柯科,这指代不明会出大事的呀!”
“工业科王股:您说让王股多牵姻缘,我们还知道是说的月老王股。倘若你通知王股去考试,我们可就搞不清是该谁去了,没急事时,咱们还能多问一句,可有急事时,就容易耽误事情啦。”
“农业科韦科:这有什么难的?按年龄来分就是,年龄最大的就是老王股,次一点的大王股,最小的小王股就是,大家以后称呼起来记得加上老王、大王、小王,岂不既简单又方便?”
“文教科王股:老韦啊,不是我说你,你个种田的就别在这里舞文弄墨了,还大王、小王?整的我们这严肃的工作群就像掼蛋群似的。”
“组织干部科柯科:称呼确实是个问题,都叫王股容易弄混,直呼其名又显得不科学、不正式,老朱啊,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们文教科,你们提一个方案出来,我们讨论妥了,再向吕仙汇报。”
“文教科朱股:柯科,我最近忙得很,你让王股负责咋样?”
“组织干部科柯科:王股是利害关系人,还是要避一避嫌的,如果称呼改了,就他的最好听,其他王股会不会有意见?我看还是你来弄比较好。”
五 十 年代
……
王尧长长叹了口气,将拖欠的日报、月报乃至年报发了一些上去,然后保持着在线状态,悄悄退了出来。
“你干嘛呢?看那东西看这么久?”青禾在一边不满地道。
“没啥,工作嘛。”王尧摇了摇头。
出了镇邪天牢,青禾兴许是受折梅夫人刺激了,就提出和王尧到人界逛一逛,看看凡人究竟是个什么模样,王尧一想,正好能请青禾帮忙把独者莫洛坡的任务给做了,当下也就没有拒绝。
虽然仙姑对王尧的决定不是很赞同,却也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青禾也确实需要多走走多看看,增加她对六界的认同感,避免将来也滑到他爹以及折梅夫人的老路上去。
这样王尧就和青禾一起来了人界,他回人界的第一件事,不是去看甄怀,更不是去做独者任务,而是在出了文明大厦之后,就赶紧站在路边开始上传日报等等落下的工作。
这日报、月报、年报说起来麻烦,其实真做起来却也快捷得很,毕竟王尧是仙人,记性极好,过去哪天发生了什么事都记得清晰明白,而且这些报表也都有固定的格式,上交起来并不用费太多的功夫。
却不料他一打开登天群,顿时发现群里大家聊得好生热闹,更是在发现自己上线之后,一个个王股王股的欢迎着,都有领导叫上他老王了,看来自己纵横两界之后,在办事处威望见涨啊。
他心里一高兴,就多看了一会聊天群,还不失时机地在上面谦虚了几句,其实见到天庭政治考试都有相关考题了,他心里也还蛮有些想法的,如果陈科再坚持坚持,他恐怕便忍不住要好好谈一谈了。
而且若不是华股突然插科打诨转移了话题,他还真打算就仙人的思想品德建设认真说一说自己的心得体会。
青禾初到人界,心情颇有些局促,见王尧走到半途突然让她等一等,紧接着就掏出界面板,在人潮熙来攘往的街头不紧不慢地站在那里忙乎了许久,就不禁有些不耐烦了。
“什么工作不能等歇下了再去弄?”青禾嘀咕着,他们正站在文明大厦的后门边,一队队的游客络绎不绝,有那眼睛不老实的家伙,一个劲地往青禾身上瞅,让她好生难受。
“天庭工作哪里有歇的时候?我这主要是表明一下态度,毕竟已经到了人界,得有个开始工作的状态了。”王尧笑着解释了一句,引着青禾继续往前走去。
报表虽然简单,但落下的太多,只能一点点补上去,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根本没可能全部完成,也就是给一个态度罢了,告诉吕仙你看看,咱月老已经开始工作了。
他打开界面板时还收到了办事处发来的数份会议通知,虽然那些会早已开过,但会上安排下来的工作,王尧却也同样尽数落下了,他看了看,主要还是他的老本行,牵扯姻缘上面欠下了两三百点功德。
这些功德得一点点去挣,总之是千头万绪,不过既然回了人界,却都不用着急,王尧还是打算先把青禾带回繁荣巷老宅,他得先弄点花币,然后和青禾介绍一下莫洛坡的情况,再去自强县完成独者任务。
可等他来到繁荣巷,不禁站在那里傻了眼,却原来整个繁荣巷已经面目全非,变成了一个大工地,周围全给封了,只瞅见里面竖着几座高大的塔吊,混凝土搅拌车来来往往,正忙乎的热火朝天。
这特么怎么回事?自己家呢?弄哪儿去了?王尧愣在那里眨巴了好几下眼睛,方才从乾坤里把手机掏了出来。
他穿梭异界,人界的手机自是没有半点用处,便被他暂时搁在了乾坤里,时间一长也就忘了,此时看到这繁荣巷老宅已经变成了工地,方才意识到要问问甄怀情况,这才想起了手机来。
“喂,老叔……”好久没用,手机还挺好使。
神圣铸剑师
“你……你个臭小子!这些年跑哪去了?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我还以为……还以为……”电话那头传来甄怀惊讶的声音。
听到甄怀的声音,王尧心里一块石头也终于落了地。
甄怀匆匆赶来接了王尧两个直接去往荷塘大道,却原来繁荣巷搞开发,要弄个什么CBD,还有什么仿古一条街,原住户全都迁去了花都新区,那花都新区指的就是荷塘大道那边。
王尧的繁荣巷老宅拆迁后,给的几套房子也都在那边的“日不落小区”,距离韦大发的“乐口福”荷塘大道店倒是不远。
坐着甄怀开的小车,王尧一路看去,只觉得地名还是老地名,但眼前的景象却是一点也没有过去的样子了,整个荷塘大道两边新起了无数座楼房,哪里还有半点过去农田阡陌纵横、荷塘处处的郊区模样。
“日不落还是不错的,地铁、公交齐备,交通方便,小区里面配套设施也完善,我当时听了老韦的话,签得早,那些刁民、钉子户,后来分的房子就比日不落差多了。”甄怀一边开车一边对王尧介绍。
王尧见甄怀竟是比之前显得年轻多了,上身穿着一件花里胡哨的冲锋衣,下身一条磨损得恰到好处的牛仔裤,理着板寸头,一副精明强干的模样,说他才四十多估计都会有人信。
“你现在……还在……卖……”王尧想问他是不是还在卖蛋,可话一出口,连他自己也觉得不对,甄怀这模样怎么看也不像个卖蛋的嘛,难道他是接了当初介绍给自己的差事,去做韦大发的保安了?
法醫 狂 妃 完結
“我现在在从事教育行业。”王尧还在那里胡思乱想呢,却不料甄怀一本正经地道。
“教育行业?教育啥?”王尧大觉惊讶,甄怀他还不了解,文化水平可真得不咋地,有没小学文凭都得存疑,咋就干上教育口了?这特么时代变化太快,让他有点跟不上的感觉了。
甄怀冲着王尧神秘一笑,捡起驾驶台上一张名片丢给了王尧,王尧定睛一瞅,只见名片上印着“龙马精神花都全真传统武道培训机构尹志平。”后面还有三个小洋文“CEO”。
“这几年人界流行传统国学,我手上这点功夫也成了国粹,我如今是全真派武功非遗传承人,为了弘扬传统文化,我和陈珂、阿英就办了这家龙马精神,生意还不错,已经有八家连锁了。”
甄怀美滋滋地对王尧道。
家有色鬼(真人漫画)
“呦呵,当老板啦!”王尧眼睛瞪得溜圆。
“我算什么老板,老板是陈珂,我就是替她把把技术关,开店的钱全是人家拿的……对了,你别尽是问我这个那个的,这些年你小子跑哪去了?我为了找你可特么费大功夫了。”甄怀扭头看向王尧。
却原来繁荣巷拆迁,房主可是王尧,甄怀只是一个租客,照道理他是没有房产处置权的,必须得王尧来签字,可王尧一直不见踪影,甄怀又不愿给拆迁添麻烦,见补偿还说得过去,就着急起来。
他在整个人界发了疯似的寻找王尧,不说亲自跑了彩都、瓷都、梦都、直都,甚至连悬赏寻人的法子都用上了,可最终除了招惹上一大帮骗子以外,连王尧的影子也没见着半个。
结果还是韦大发、陈珂两口子劝下了甄怀,毕竟拆迁是特么发财的好事情,甄怀的帮忙只要能让王尧挣着钱,谅那小子既便回来,也不会有什么好啰嗦的。
而且王尧那便宜老爹临死时,还特意写了一份遗嘱给甄怀,上面明确让甄怀做王尧的财产监护人。
再加上韦大发也发动了他的许多社会关系帮忙,甄怀这才算是代替王尧把繁荣巷老宅拆迁的一应事宜办理妥当了。
“你当时不是替那姓邱的捕快去直都办案的吗?那姓邱的早特么烧成灰了,你小子又去哪了?我还以为你也染了僵死症被隔离了呢,结果问来问去,也没你这一号感染者,你这些年究竟去哪了?”
甄怀说着话,瞅了一眼独自坐在后座一言不发的青禾。他和王尧见面后,王尧没介绍青禾,他因为要说得东西太多,也没顾得上问,现在想来,王尧的失踪恐怕和这个漂亮女娃儿大有关系。
“我就是去调查僵死症原因了,其中经历了不少事情,跑了许多地方,因为实在太忙,就没顾得上和你联系。”王尧道。
“你别特么和我瞎扯淡,你究竟得有多忙,连一个电话都打不了?劳资打你电话也一直都在关机,而且邱定雄都特么死翘翘了,那请你办事的主儿都完蛋了,你还瞎忙活啥呢?”甄怀不满地道。
“我要和你说,我不在这一界,请我办事的也不是邱定雄,你信不信?”王尧微微一笑,他倒也不介意把实情告诉甄怀,只是不知道这位会不会相信了。
“不在这一界?你特么跑去洋界了?”甄怀听了王尧的话,不禁狐疑地又瞅了一眼青禾,只觉这姑娘眉眼周正得很,怎么看也不是个洋妞,连混血也不像嘛。
“没去洋界,我受天庭委派,跑了一趟冥界和妖界。这位就是妖界的青禾姑娘。”王尧笑着一指青禾。
“妖……”甄怀手一抖,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青禾,不是王尧提醒,差点就把车开进路边沟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