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救命!王妃又在裝嬌弱了 線上看-第102章 王爺被女主親了一下推薦

救命!王妃又在裝嬌弱了
小說推薦救命!王妃又在裝嬌弱了救命!王妃又在装娇弱了
再看着南宝姝漆黑漂亮的眼睛被泪水沁染的模样,那么澄澈,那么无辜,那么可怜,那么委屈……
他顿时什么解释的心思也没了。
罢了。
小姑娘受了天大的委屈,气头上非要说他砸她脸,他一个八尺男儿,又比她大了六岁,他何必一直跟她犟呢。
本来就这么委屈了,再争论下去,她会气哭的。
他叹气,妥协道:“好了好了,是本王不对,本王不该气糊涂了砸你的脸,好不好?”
南宝姝含着泪望着他,顺势依偎进他怀里,低声娇娇说道:“您这么欺负我,一句您不对就行了呀?您前几日说要与我和离就很伤人了,方才您还恶狠狠的说要休了我……”
她抬头望着殷重华:“您怎么能这样欺负我?您知道您污蔑我和小厮有私情,对我来说是多大的伤害吗?您知道一个女子要被夫君休掉,多让人心痛吗?”
她伸手抱着殷重华的腰,委屈说道:“明明我什么都没有做错,我来佛寺是陪您的表妹,我还带着您的表弟来玩儿,我在非常努力的融入您的亲人中间,为了做这些还独自在佛寺直面了那么大一条巨蟒,您不说心疼心疼我,还这样污蔑我……”
殷重华低头看着靠在自己怀里的人,无声叹气。
他不是不知道,这小姑娘在借题发挥,在故意闹他,可是他能怎么办呢?
今日之事本来就是他错了,是他欺负了小姑娘,她委屈了难过了借题发挥一下,他还能上纲上线说她作吗?
何况,她说的那些话也不无道理。
她真的很努力很努力在喜欢他,在融入他的亲人中间。
而他不说心疼,还半点信任都不给,这的确是他错了。
他努力压下将人从怀里推开的心思,低声问道:“嗯,你说得对,都是本王不好,那你希望本王怎么做呢?”
南宝姝眼睫微颤。
怎么做啊?
再继续闹腾肯定是不可能的。
她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
适当的闹一闹,会让他心软,愧疚,心疼,可要是不知见好就收,一直跟他胡搅蛮缠下去,他绝对会甩袖子走人的。
这可是个天潢贵胄,是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他不可能一直跟人伏小做低哄人开心。
于是,南宝姝微微仰起头,指了指自己的下巴,娇气地说:“王爷您刚刚恶狠狠地捏了我的下巴,我好痛,现在还痛的,您给吹吹,给揉揉,等我不痛了,刚刚的事我们就一笔勾销了。”
“……”
殷重华没想到她会提出这个要求。
目光落在她白皙的下巴上,殷重华满心都是拒绝。
他怎么能帮她吹和揉?
那么亲密的事,他不能做。
绝对不能做。
南宝姝用脑袋轻轻撞了一下殷重华的肩,撒娇:“王爷,我疼,真的疼……刚刚被您气坏了,跟您生着气的时候它还没这么疼,现在气快消了,它就越发痛起来了……”
她一下一下轻轻撞着殷重华:“您快给我吹吹,揉揉,您不答应我我就一直这样用脑袋撞您,我要是把自己撞成了个傻子,您以后可就得守着一个傻子媳妇儿了,傻子媳妇儿会天天给您捣乱的,您会头痛死的……”
殷重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虽然他非常不愿意给南宝姝吹揉,可是耐不住小姑娘会撒娇会闹啊,人家都这么说了,他还能怎么办?
他无奈妥协:“好,吹吹,揉揉,吹两下就好了啊——”
他说完,看了一眼周春生和锦桃。
两个识趣的下人早在南宝姝投入殷重华怀里的时候就默默转过身背对着他们了,这会儿自然是什么也看不见的。
殷重华又四下看看,见没有人,这才放心了。
他抬手,修长的手指轻轻捏着南宝姝的下巴,轻轻地揉被他捏痛过的地方。
南宝姝乖巧地靠在他怀里望着他,眼里明明还有残留的泪光,却盖不住她对他的喜欢和眷恋。
沐浴在小姑娘这样喜欢的眼神里,殷重华手上的力道越发轻了两分。
他问:“还痛吗?”
南宝姝娇声道:“还有一点点,王爷您再吹一吹就好了……”
他挑眉:“当真?”
南宝姝乖乖的点头:“嗯!”
殷重华瞅了一眼她,于是慢慢低下头,凑近她的下巴,轻轻吹了一口气。
南宝姝眼珠子轻轻一转,在他凑近吹第二口气的时候,忽然仰起头,盯准他的嘴唇,快速地亲了一口。
“……”
她这一亲,亲得殷重华都愣住了。
柔软的触感让他背脊蓦地僵硬,紧接着连浑身上下都僵了,他整个人呆在那里怔愣地望着南宝姝,一时间忘记了反应。
南宝姝知道把握分寸,只快速啄了他嘴唇一下就退了回来,然后靠在他怀里望着他甜甜的笑。
亲一下,是猝不及防的乐趣。
可若是多亲几下,他反应过来以后就会一把将她推开了。
毕竟他现在还不爱她,他不会允许她过多冒犯,对吧?
南宝姝开心愉悦地跟殷重华说:“王爷,我不痛了,我现在一点也不委屈了,一点也不痛了,我好啦,我没事啦!”
殷重华闻声回神。
静静看着偷亲他成功以后跟小狐狸一样得意狡黠的小姑娘,他刚刚皱起的眉头,心中刚刚升起的那点被冒犯的心思,都在这快乐又乖巧的笑容里一瞬间被抚平了。
安山狐狸 小说
罢了。
只是偷亲了一下。
她并未缠着他索吻,她这么乖巧懂分寸,他就不为这么点小事甩脸子给她看了。
毕竟人家刚刚受了他那么多委屈呢,是吧?
“哎呀,三表哥三表嫂你们不亲了吗?”
正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了天真稚嫩的嗓音。
殷重华和南宝姝一愣,同时扭头看向前院那边。
只见卫嫣然牵着殷年荣的小手,站在那边炯炯有神地往他们这里看。
对上他们的视线,卫嫣然羞得小脸都红了,转身就跑:“我我我……我什么都没看见!”
殷年荣看着姐姐转身跑远的背影,奶声奶气道:“姐姐,你撒谎谎哦!我们明明看见了呀!我们看见三表哥低头去亲三表嫂啦!”
说完,他回头看了一眼三表哥他们俩,天真的又问:“你们还亲吗?我还要再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