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劍氣萬里嘯蒼穹 起點-第六十二章 真意雛形

劍氣萬里嘯蒼穹
小說推薦劍氣萬里嘯蒼穹剑气万里啸苍穹
恍当……
大地龟裂,烟尘滚滚。
“这新晋弟子果然非凡,怪不得左宗申那家伙屡次受挫,不冤。”
“能在乌师兄手里坚持那么久,也算是天赋异禀了。”
目睹了李长风的实力后,他们不得不承认,这少年的天赋。
李长风不断施展华美的剑招,虽然九幽十式剑诀并未完全领悟吃透,却也达到了小成,施展起来得心应手。
“百剑齐放,竖。”
李长风闪至一边,祭出天杀剑,手作势,口念剑诀。
瞬间,天杀剑幻化成无数把剑,悬浮天空,凌冽无比,恐怖如斯。
“百剑齐放?有点意思。”乌姬歌淡淡道,随后手中赤火熄灭,接着的是更为猛烈的业火燃起。
乌姬歌主修火系功法,其修炼的传承功法也是火系,不过对付李长风,传承功法自是用不上。
“火灼之术,万火焚身。”
只见乌姬歌真气萦绕,催生着猛烈火苗,手掌之间,哗然升起一团熊熊烈火,爆裂着死亡的味道。
李长风见此,眉头紧锁,瞬即催使百剑齐放而攻之。
眼看百剑席卷而来,乌姬歌绣袍一挥,抵挡着了百剑的侵入,一脸戏谑的望着李长风。
“金色莲苞,开!”李长风意念一动,体内金色莲苞绽开 ,真气瞬间提升了数倍,滋润着李长风的身体,雄厚的能量的促使下,百剑的攻势更为猛烈,剑吟声狂躁着。
突然的能量剧增,使得乌姬歌倒退数米,一脸茫然无措,有些难以置信。
是他小瞧了李长风,不过乌姬歌战斗经验丰富,马上调整好状态,一个回旋,操控着手掌中的两团火,随即主动出击,迎接那来势汹汹的百剑。
“让你尝尝这真意雏形,给我破!”
两团火,看似平平无奇,却蕴含着丝丝无形真意,百剑也只能避其锋芒,缓缓裂开。
“真意雏形?”李长风惊呼,他万万想不到,这乌姬歌既然把这套火灼之术炼到极致,产生了真意雏形。
所谓真意,便是一套功法炼到极致,领悟其中奥妙,悟出自己的道义,而产生的质变。
它已然脱离了最初功法的境界,获得更为醇厚,且为己所控,随心所欲的地步,故而威力更为猛烈。
真意的滋生,更多取决于修炼者的领悟力,以及对其功法极致的追求。
每一套玄阶高级功法,是能够衍生真意的,但也只能衍生一种,而一个修炼者,若是悟性极高,天赋出众,把所学功法修炼至巅峰,并领悟其中所蕴含的大道奥妙,变可产生真意雏形,继而获得获得真正的真意之力。
也就是说,一个修炼者,可以领悟多个不同功法之间的真意。
有的功法属火系,真意领悟,便是火焰一道,而剑谱也有不同的属性,若九幽十式剑诀,可领悟九幽真意,意念之间,百剑齐放,寸步难行。
乌姬歌所修炼的赤火拳,并未达到极致,但另一套火灼之术,已然触摸到了瓶颈,达到真意雏形。
若是再加以不断领悟修正,假以时日,必能掌握真正的火焰真意。
当初,乌姬歌惜败柳似梅,便是其率先掌握了真意雏形。
如此,李长风只是小成的九幽剑诀,在真意雏形的乌姬歌面前显然不够看。
瞬间,百剑碎裂,化为泡沫,消散无形。
苏格 小说
乌姬歌丝毫不给李长风有所动作,一刹那间,飞跃而过,闪至李长风身边,火团一挥,强大力量击向李长风。
李长风慌忙举剑抵挡,却避让不及,被乌姬歌的火焰真意雏形撞击到数米之外,地面炸出一个巨大的坑洼,尘土如烟。
乌姬歌终于笑了,举着火团一步一步向坑洼走去。
“乌师兄也太猛了!”
躲在数米外的几人目瞪口呆,惊叹乌姬歌的强大无双,同时还掌握了真意雏形。
家有貓妻 小說
“看来今年的外门大比,将有乌师兄的一席之地了。”
“我看何止,掌握真意雏形,相当于提升了一个档次的实力,依我看,外门怕是留不住乌师兄了。”
“想想也是,柳师兄已经在内门进修一年了,乌师兄是该报当年之辱了。”
众人一边看着局势,一边讨论着。
罗刹门每年都有一次选秀大比,一次峰会。
选秀大比是各峰内外门弟子进行比试,筛选出优秀弟子,特定名额,代表峰殿,参与峰会试炼。
峰会,顾名思义,便是东西南北四峰内外门筛选出的优秀弟子之间的一场实力试炼,是内对内,外对外的关乎峰殿荣誉之战,代表的是各峰的颜面和实力。
最重要的是峰会之战中,排名靠前,表现突出的各峰弟子,可晋升内门,成为内门弟子。
这两次比试,乃是罗刹门一年一度最为隆重的,关乎每个弟子前途。
当初,乌姬歌惜败柳似梅,痛失参与峰会的名额,故而一直怀恨在心。
大唐第一村 小说
而柳似梅也在峰会大比中,侥幸获得了进修内门的机会。
今日,乌姬歌把对柳似梅的恨意,一同撒在李长风身上,虽然领悟了真意雏形,但是柳似梅已然不在,让他如何不气恼。
不过,待他进入内门,自会找柳似梅对决。
“哼!这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下场。”
乌姬歌心情大好,意气风发,傲气冲天。
烟尘之中,李长风撑着天杀剑,缓缓走出坑洼,满脸伤口,嘴角溢出血,干瘦的身躯布满烟灰,蓬头垢面,有些狼狈。
望着李长风漂泊的身影,缓缓走出,乌姬歌有些意外,不过他也没有出全力,若是全力一击,想必李长风早已化为灰烬。
“威力还真不小!”
李长风整个身躯,受到了乌姬歌的重创,但他们不知的是,他体内的金色莲苞,不断散发着纯净的能量,滋养着李长风的身体。
内部结构,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
“我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乌姬歌目光狠厉,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嘴角轻蔑的说道。
能够硬抗他的真意雏形而不死,说明李长风确实是可造之材,故而乌姬歌再次施舍机会。
他自信,这次威压足够让李长风低头,什么傲骨,在绝对实力面前,都是浮云。
“做梦!”李长风嘴角蠕动着,满是坚定。
本胸有成竹的乌姬歌,万万想不到李长风如此固执。
“好……很好!”乌姬歌笑了,笑得很是渗人,他是对李长风的顽固无知感到可笑可悲。
虽然罗刹门不可杀人,但废一个人,凭他乌姬歌在外门的势力,还是能做到的,即便那些长老要责罚,也要掂量一二。
所谓人心,最可怕。
随即,乌姬歌不再废话,举着火团再次轰向李长风,既不能为他所用,便废了了之。
真意雏形,恐怖如斯。
轰隆隆……
鱼死网破之间,李长风目光冷峻,闪过一道杀意,此时只能动用天罡棍 这个底牌了。
天罡棍一出,这里的人必须都得死,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