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三歲公主她是惡毒小奶包討論-第一百零五章 暗香迷離展示

三歲公主她是惡毒小奶包
小說推薦三歲公主她是惡毒小奶包三岁公主她是恶毒小奶包
那太监看了一眼,不过是一个普通香囊。
他这拿过去被骂的吧!
于是连忙摇了摇头。
孟玉华只好咬了咬牙,掏出一小锭银子塞给小太监。
天降萌宝小熊猫:萌妃来袭
小太监四下望了望,见没人发现,快速将银子收进了袖子里。
“这香囊可有什么说头?”
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献上去,还要累自己白白挨骂。
“这里面有上好的药草,可以清心凝神,皇上现在正需要呢!”
孟玉华说的时候在香上用力地一捻,一股轻微又奇异的香味便随着香囊发散开去。
这小太监便寻了个机会,进了内殿。
锦珩刚给鲤儿讲完故事,一旁的德贵妃看准了时机端起汤药,递到锦珩手中。
“皇上,该喝药了!”
锦珩端起来一仰头便喝了个干净。
小太监瞅准了时机,将香囊呈上。
“皇上,庄良媛在外面跪着还记挂着您的身体,让奴才将此物献上,说是有助于皇上的龙体痊愈。”
这小太监也拿不准皇上的心思,说话的时候还有点颤抖。
“她还敢献东西,昨晚要不是给皇上乱吃东西,皇上也不至于受寒。”
德贵妃本来就对这突然被送进宫的孟玉华没有好印象。
现在能拿捏住她的短处了,得赶紧踩一脚。
香囊上的香味散发出来,被锦珩吸进了鼻子里。
不知怎的,竟然让他感觉到很舒服。
“拿上来!”
锦珩没有理会德贵妃的话,这让她面子上有点挂不住。
“皇上!”,她带着嗔怪的意味,朝锦珩撒着娇。
“也未必就是因为吃食,兴许是着了风,又何必怪她呢?”
锦珩拿了香囊,对庄良媛的感觉竟然又好了些。
“宣她进来吧!跪了一早上了。”
他竟然开口放她进来。
这跟早上对庄良媛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锦鲤心中暗暗吃惊,这香囊究竟有什么秘密,影响竟然这样不凡。
德贵妃低头留心了小太监的容貌,她记住他了。
小太监听了锦珩的话起身去宣庄良媛。
得了皇上的赦免,她如释重负一般缓缓起身。
但由于跪得太久,膝盖都僵硬了,双腿也麻木了。
“主子,腿好麻呀!”
娉儿扶着一旁的柱子,腿脚都有点发软。
“走,我们进去!”
休息不到片刻,她就强撑着往里挪去。
她担心的是,再晚一些,药就要失效了。
而且她想搞清楚,这风寒对蛊虫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到了内殿,她见皇上坐在床边。
便借着上前行礼之机,催动他身体的蛊虫,看看他是否有所反应。
“参见皇上,见过贵妃娘娘,见过公主!”
她这次学乖了,在锦朝,嫔位以下都应该向公主皇子行礼的。
“起身吧!”
德贵妃和锦鲤也微微点头,以示回应。
“父皇,庄良媛干嘛一直盯着您看呀?”
锦鲤察觉到她像是在观察什么,于是赶紧提醒锦珩。
孟玉华刚刚确实是在观察皇上的反应,但是很奇怪,居然没有任何异常。
按理来说,蛊虫发作会让他感觉到口干舌燥才对。
她正用力催动,却突然听到公主的言语。
于是愣了愣,回应锦珩怀疑的目光。
“皇上,臣妾心慕皇上,故而目不转睛!”
“大胆庄良媛,言行如此无状,成何体统?”
德贵妃勃然大怒,这庄良媛真是不害臊,一股子狐媚。
“父皇,心慕是什么意思呀?”
这个庄良媛还真有点意思,锦鲤假装听不懂。
锦珩咳嗽两声,当着小孩子的面说这些,确实有伤风化。
不过不知为何,他此时倒觉得她这番行为,倒是挺率真。
“鲤儿乖,等你长大了,父皇再解释给你听!”
锦鲤认真地点了点头。
耐心地对锦鲤说完,他又转头看庄良媛,眼中多了几分柔情:“既是如此,朕下次少不得听你好好说说。”
孟玉华心中暗暗高兴:“遵命!”
德贵妃心中一惊,早上皇上还对她爱答不理的,现在见识了她的狐媚,倒又变了态度?
兴许是皇上没有见过这种女人,偶有新鲜感也是自然。
德贵妃安慰着自己。
“今日你便先下去吧,跪了这一早上,也着实辛苦!”
孟玉华便开心地告退了,走之前还不忘斜眼看了德贵妃一眼。
当然,这一眼没有被锦珩看到。
德贵妃不可思议地回想着那一眼,她一个良媛,有什么资格瞧不起自己?
这个女子,迟早是个祸患!
莫说是礼部的孟大人送入宫的,就是她洛承芳,也不曾如此对她!
德贵妃搅了搅手中的手帕。
庄良媛走后不久,锦珩被锦鲤伸手一拽,又如同如梦初醒一般。
刚才他将孟良媛放走了?
想起刚才孟良媛对他说的话,他嘴角微微上扬,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锦鲤看到他暗爽的表情,心里忍不住呸了一声。
“父皇,鲤儿先回去了!”
锦鲤赶紧开溜了。
又一次感受到了庄良媛的手段,这一次她确定了,这不是蛊术,而是某种迷香。
不过这种迷香对女子似乎没用,刚才自己和德贵妃都没有受到影响。
单锦珩的情绪受到了影响,并且影响的时间还不长,她走后,就消失了。
她得回去好好研究一下。
而孟玉华回去的路上也是忧心忡忡,因为她发现皇上身上没有蛊虫的动静!
“娉儿,这是怎么回事?”
“主子,兴许是这蛊虫在皇上的体内睡着了?”
娉儿也不太懂,只好胡乱猜测。
“不可能!”
只要在宿主体内,一旦催动,就会有反应,而她刚刚用全力催动,也毫无反应。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皇上的体内没有蛊虫了。
孟玉华眯了眯眼睛,莫非这皇上是特殊体质,不会被蛊虫所侵害?
昨日的风寒,其实是他身体在对抗蛊虫?
不行,她还得再找机会试试,不然这皇后之位何时才能坐上,这太子又如何产生?
既然燃情蛊不行,那就用更厉害的吧!
锦鲤这边则蹦蹦跳跳地回到了玉竹轩。
她拿起一把玉米朝小白走去。
现在除了睡觉,小白都不爱待在笼子里,锦鲤也早就随她的便了。
小白正在草丛里找着草籽,春天新结出来的草籽,又甜又嫩。
吧唧,啄下一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