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快穿之女配萬事隨心-888、香餑餑表妹逃脫掌控了(14)閲讀

快穿之女配萬事隨心
小說推薦快穿之女配萬事隨心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杜时初见问不出什么来,只好慢慢地朝他们挪过去,小心翼翼地,并不想惊吓到他们,但女人还是被惊动了,她突然抬起头朝杜时初凶狠地龇牙,嘴里还发出嘶嘶的声音, 像是警惕而防备的母兽在恐吓对自己和孩子有威胁的天敌,即使内心害怕也要虚张声势。
“你别怕,我不过去了。”杜时初连忙举起双手放柔了声音说道,那个女人这才停止了对她的威胁,转而低头看向她怀里的孩子。
此时这孩子大概已经哭累了,不再哭闹,只偶尔发出微弱的抽噎声, 细瘦的手脚时不时微微动一动,显示他还活着。
杜时初一时之间束手无策,她生怕吓坏了这母子俩,但又不能不管,她只好找了个地方坐下,想打消女人的警惕再说。
她仔细打量了一下这阴暗的小殿,发现角落里有破草堆垫成的席子,还有一条已经脏破得看不出本来颜色的单薄被子,显然这是母子俩的“床”了,只是这被子不知道多久没清洗过了,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
而在床边,还有一个破碗,不是缺了一角,就是碎了一边,这几个破碗脏兮兮的,似乎从来没有洗过,甚至还有好几只苍蝇在上面飞舞着。
杜时初看到这些,脸色十分难看, 难道他们母子俩就是这么活下来的?
那个女人依旧警惕地看着杜时初,一双因为瘦而凸显的眼睛从乱发中露出来,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杜时初。
杜时初装作从怀里,实际上是从空间里掏出了她放在里面的两个馒头,对女人道:“给你吃,要不要?”
女人并没有第一时间接过去,虽然她忍不住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眼里紧紧盯着馒头不放,但她依旧没有放下戒备。
杜时初只好用自己的手帕把两个馒头包起来,放到了她面前不远的地方,说:“我不过去,你自己拿吧。”
女人又警惕地打量了她一番,又眼馋地看着那两个诱、人的馒头,最终还是抵不过饥饿,便一手抱着怀里的孩子,一手飞快地捡起那两个馒头,然后狼吞虎咽地啃了起来,因为没有水又吃得急,她被噎了好几次, 每次都得使劲地咳嗽才把喉咙里的馒头碎咽下去。
吃完一个之后, 她并没有接着吃剩下那个,而是小心翼翼地把那个馒头一点点地撕成小块, 塞到她怀里的孩子嘴里,孩子吃得非常慢,但女人很耐心。
杜时初等他们俩吃完了馒头,才对女人道:“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女人根本理也不理她,
杜时初揉了揉额头,知道没办法从她嘴里问出来历了,她瞄了瞄母子俩,只好站了起来,走出门,找到还晕迷着的知春,给她解了穴,让她醒了过来。
“郡主!奴婢这是怎么了?”知春一清醒便迷惑地问杜时初。
“没事,我在这里发现了一对母子,你出去求见陛下,把陛下请过来吧,我在这里等着。”杜时初吩咐知春道。
“什么母子?”知春一头雾水,她忽然想起那个小孩子的哭声,顿时又吓得脸色苍白起来了,“郡、郡主,您、您是说这里真的有人?不是那什么、什么?”
“是活人,大概是被先帝发配到冷宫来的废妃和她的孩子,这事需要陛下和皇后管,我们既然发现了,就得禀告他们一声。”杜时初解释道。
这母子俩明显早已经被人忘却,都快饿死在冷宫里了,活得连个乞丐都不如,说起来算得上是宫闱秘辛级别的丑闻了,毕竟让先帝的妃子活成这个样子,不是证明皇帝不仁吗?即使这妃子是被打入冷宫的废妃,但也还不能被人如此对待啊。
谷缚
“可、可郡主您自己留在这里,行吗?会不会有危险?”知春担心她的安全。
“不会的,你快去。”杜时初催促她,知春只好一咬牙,飞快地跑出去了,幸好杜时初跟她说了这冷宫里住的是活人,否则她会恐惧得脚软,根本没办法离开了。
小說
让知春去找人了之后,杜时初又回到那个小殿里,那对母子已经换了个地方,小孩子已经被放到了地上,杜时初这才看清了他的模样。
他瘦得厉害,但脑袋又大得出奇,跟皮包骨头的小身躯比起来,大小很不成比例,好像一根火柴棍上顶着一颗圆球。
侯門正妻 小說
杜时初瞧了瞧那位神志不清的废妃,见她低着头自顾自地捉着自己身上的虱子,并没有关注她,杜时初便悄悄地往小孩那边走去。
走近了一看,小孩子的模样就显得更加触目惊心了。
他是醒着的,但没有哭也没有乱动,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见杜时初,便慢吞吞地看着她,良久才眨一眨眼,似乎有些反应迟钝。
“你会说话吗?”杜时初低声问他。
“……啊……”小孩子发出一个有些嘶哑的声音,大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她。
“你几岁了?”杜时初又问。
这回小孩子没有再发出声音,只是定定地看着她。
杜时初把怀里的小狮子放下来,小孩的眼睛立马从杜时初脸上挪到了小狮子身上, 显然他对小狮子很好奇。
“喵喵……”小狮子走过去,嗅了嗅小孩身上的味道,突然打了个喷嚏,便又一脸嫌弃地转过头飞快地扑向杜时初的怀里。
盛夏的一千零一夜(禾林漫画)
杜时初忍不住被它的举动逗笑了,撸了一把它的后背,说:“怎么,你还嫌弃起人家来了?”
小狮子一爪子拍到她膝盖上。
小孩子还一直盯着小狮子,杜时初想问问他要不要摸摸小狮子,但一想,万一他免疫力太低,不适合跟动物多接触呢?于是就把这话咽下去了。
这时候那女人终于结束了捉虱子的游戏,把注意力收回来放到了孩子身上,这便发现了太过于接近孩子的杜时初,立刻又变成了警惕的母兽,连滚带爬地扑过来把孩子抱起来,接着又冲杜时初龇起牙来威胁恐吓。
杜时初连忙道:“我不会伤害你们,别害怕!”
说着她还往后退了好几步,显示自己对他们没有威胁,女人这才降低了些微警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