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我是守界人 愛下-第一四一章 捱揍進行時相伴

我是守界人
小說推薦我是守界人我是守界人
泥人还有三分土脾气呢,更何况我这么个热血青年,这一顿莫名其妙的胖揍,终于让我忍无可忍了,挥动着骨剑就朝着他砍去,嘴里骂道:“你个老不死的,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去死吧!”
我原来是个小千金
计道人冷哼一声,轻飘飘闪过,手中的树枝反手又抽在了我的后脖颈上,差点把脖子给我抽断,同时他咬着牙恨恨道:“你小子真是好机缘,各种宝物集于一身,就是这身手太差劲了,这把宝剑在你手中,简直是暴殄天物。”
不得不佩服,这计道人眼光是真毒,他不仅看出我身上有一件至纯至阳的宝贝,连这把骨剑都能一眼看出是把宝剑。
只不过骨剑这家伙不知道怎么了,在地洞里时,不光威风八面,还能说话,出来后却沉寂了下来,现在我都快被计道人打死了,它也不发威救我。
被计道人打的全身疼痛无比,我挥着剑却连他的衣角都沾不到,这不由得让我憋了一肚子火,最后只得四处逃窜。
我一边满洞里转着圈子,一边咬牙切齿地大骂:“老东西,我日你个仙人板板,问候你全家女性……你个老不死的变态玩意……”
“嗨!好小子,你还敢骂祖爷我,看来还起打得轻了,不给你点教训你真的要上天啊,我让你骂,让你骂……”
计道人就像一贴摔不掉的狗皮膏药,任凭我满洞里的跑,他始终紧紧跟在我后面。
说一句,就抽我一下子,我被他抽得皮开肉绽,疼得我撕心裂肺,跑得浑身大汗……
娘的,我真的被他这一顿扁竹炒肉给打服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服个软认个错得了,不然真的就被他打死了。
伍六七:黑白双龙
我刚冒出这念头,便言不由衷地大喊道:“祖爷爷,我不骂了,你也别打了,我错了。”
“知道错了?”计道人停下,扔掉一根树枝,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我把头点成了小鸡吃米:“错了,错了,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
计道人嘿嘿嘿奸笑几声,趁我不备,“啪”的一下又抽在了我的腿上,我一个趔趄差点跪了。
看到我这窘态,他发出一阵恶魔似的笑声,得意地说道:“错了,更应该打,不打不长记性。”
说话间,又连续几下子,我的身上像是被刀子割过一样疼。
我发出一阵杀猪似的惨叫,再次破口大骂:“你麻痹啊,你这个老变态,还有完没完了,你他娘的干脆弄死我得了。”
计道人盯着我,失望地摇摇头:“我们门中竟然出了你这种怂包弟子,往后若是遇到比你强大的对手,你就伸着脖子等死吗?”
邪皇盛寵:鬼醫傾城妃 小說
我心中又问候了他家十八代祖宗一遍,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我该怎么办?
我真想自己一下子晕过去,可这老家伙打人很有分寸,似乎专门练过,打的你疼痛难忍,却偏偏晕死不过去。
更可气的是徐远之那货,见我被人暴揍,竟然躲进了角落里,只露出个脑袋看热闹。
我越看他这模样就越生气,杀计道人这馊主意是他出的,我不过就是个执行者,算起来我只能是从犯,他才是主谋,为什么挨打的就我自己?
“我不服,这事是徐远之让我干的,你咋不打他?”我瞅着徐远之藏身的地方,扯些嗓子喊。
既然你不仁,我还跟你讲什么义气?
徐远之这货听到我这话,远远朝我竖了个中指,悄悄地猫了下去。
计道人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他年纪大了,你作为徒弟,代师父受过是理所应当的。”
“他不是我师父。”我实事求是的说。
“啪”计道人一下子又抽在我的小腹上,怒道:“为了不挨揍你竟然连师父都不认了?欺师灭祖,更该打!”
我捂着肚子闭上了嘴,我算看出来了,他就是想打我,无论我说什么都是错的。
噼里啪啦又是一通,打累了,计道人将树枝一扔,说道:“我歇息一会,你小子也喘口气,待会继续。你别试图逃跑,你也跑不出去,让我抓回来往死里揍。”
我真他娘的无语了,还休息一下继续,你还真把打我当正经营生干了?
这老不死的要打我到什么时候?他到底想怎样?错也认了,你作为一个长辈至于对我这样?
估计他压根没想放过我们,目的就是慢慢折磨我俩为乐。
看着他端坐在石椅上慢慢吐纳,再看看体无完肤的我,我真想冲上去给他一剑。
可这有什么用?无非再给他增添一个打我的理由……
他休息了大半个钟头,忽然叫道:“远之,在我床头的那个箱子里,有个吃的玩意,你给这小子拿来……”
“是,师爷。”
徐远之谄媚地一笑,狗奴才一样颠颠跑到石床那边一阵翻找,片刻后,捧着一根小孩胳膊粗细的人参走了过来,看着我笑眯眯地说道:“长生,快点吃吧,这可是宝贝,大补。”
嗯?几个意思?
这是怕把我打死了,你没的玩了,才让我补一补?
“吃吧,吃吧,这人参少说有一千年了,吃下去有好处。”徐远之还在催促我。
“叛徒!”我狠狠地瞪了徐远之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有什么好处,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别光想着死,你死了有什么用?师爷这么厉害,人死了,他还可以把你的魂魄抓来继续虐,死都不让你好过。”
我真搞不懂这徐远之到底是哪头的,不过,他这话倒是给计道人提了个醒。
计道人赞许道:“嗯,远之,你小子不错。这提议好,他肉身死了,我就把他的魂抓来,哈哈……”
这给我气的,徐远之你他娘的给我等着……
徐远之一看事情不妙,放下人参跑了。
我想了想,最后拿起人参了啃了一口,有些苦,不过我实在是又虚又饿,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我把一肚子火气全撒在了这人参上,狼吞虎咽,几口就下了肚,可不想,吞下去之后非但没解恨,火气反而更大了,胃里像是装进了个火药桶,火燎燎的,随时都能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