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紛繁人世,於我唯你-第三十章 那一時不該有的骨氣展示

紛繁人世,於我唯你
小說推薦紛繁人世,於我唯你纷繁人世,于我唯你
周皓山脸色微严肃地望着周子寒,刚毅俊朗的面部线条冷沉,一双睿智精明的双目似在思虑什么。
周子寒面色从容地等待他开口,坐在沙发上,不算拘谨,也不算随意。
或许说,她早就预料到,有一场谈话在前面等着她。所以,一开始就轻松配合。
五年前,他们还是父女,五年后呢?
仍然是,或许有什么东西已经变了。
军服先生~吸血鬼之恋~
”生孩子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一声?这个家还有你放在眼里的人吗?“冷静的语气,夹杂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谁应该被她放进眼里?很想反问一句。
但是,周子寒只是淡淡地开口:”抱歉。“目光不起一丝波澜。
为什么而抱歉?真的不认家人了吗……”你是什么意思?“身边的气息冷下来。一时间,周皓山心里有了空洞的无措,霎那间,他不知道那是不是要失去的慌乱。
背直挺,周子寒扬起一弯尊敬的浅笑,抱歉但光明正大地解释:”我没有结婚,五年前生下一个孩子,承担得起……也承担过来了。这件事情,没有告诉你们一声,我感到抱歉。“
她生周颂的时候,也不过二十三岁。初次成为孕妇,身边没有一个可以照顾自己的人,即使是孕期身体不适,也无从诉说,照常完成课业。分娩时,忍受着极度痛楚,人生中最脆弱无助的时候,脑子里竟找不到一个可依托的亲人,咬着牙拼尽全力,只能在心里祈求上苍保佑她的孩子。
告诉?告诉什么……告诉一个不会心疼你的人,你曾有多狼狈吗?
周子寒定定地对视周皓山的目光,似乎传达一种信息:时至今日,我还尊重你,只是我的生活和你不再有多大关系。
她承担得起……对!她能吃下那些苦。当年,周子寒离家出走,他以为只要停了信用卡和一切资金来源,不出三个月,她会乖乖地回来。事实说明,她是把硬骨头!和当年还是个穷小子的自己很像。
如果,不是个女孩子,吃多少苦,他都不心疼。但到底……
他知道,但是从来不会表达。面对周子寒的时候,习惯了严厉。
”过去的,我不追究。从今天起,你必须回家,带孩子一起回!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我只有一个理由,你还姓周,还是我周皓山的女儿。“用最硬气的口吻,说着低头的话。
不愧是周总裁的风格!
”爸……“周子寒开口叫他,那一刻,世间最美好亲情牵连彼此的心,使得两颗心刹那间放软,好像当初求之不得的爱,就在眼前,伸手便可够到。但是她选择了转身,她有了周颂,不会再期许他人的爱了。“我有工作,平时也比较忙,我们双方有时间的话,再回来看您。现在,我要回去了。”
淡淡的口吻,淡淡的笑容,仿佛下一秒,和你挥手告别,她就会回到一个属于她的世界,永远都不会再牵挂。
周皓山怔怔地,深吸一口气。
这时候,他忽然觉得,周子寒真正长大了,而他老了。
吻下去变野兽
他多想再像小时候那样吼她两句,那样,会让他心安……可是,她在和他讲道理啊。
走时,周皓山专用的司机开车送她。
一张很有分量的卡,递到她的面前。
“拿着。”
周子寒想收的,奈何今晚装过头了,“不用,工资够用。”嘴快得她的大脑跟不上,说完,她地瞟了一眼那张黑金质地的卡,迅速转身。心里直滴血!
潇洒地拉开车门钻进去,其实是倔强地不想让他们看见,她,脸上挂着两条悔恨的泪水!
坐在车上,扶额……想抽死自己!
车流中混杂顾青裴的人,默默地保护。
一回到家,顾青裴已经下班,他打开门,周子寒情绪低落地低着头,换了一双拖鞋,直奔卧室,趴在枕头上闷声大哭。
天知道!她有多么悔痛自己,那一时不该有的骨气。
呜呜呜……呜呜。
从周家回来,就一个人关在房间哭,顾青裴以为她是为亲情而哭,又或者,受了什么委屈。
周子寒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
他哪里能料到,她是因为了错失那……
妈妈是一个很坚强的人,如果她哭了,那一定是很伤心的事情。周颂默默地掀开被子,躺在床上,抱住妈妈,温暖馨香的小身体,十分给人安全感。
虽然还很小,但是拥有保护妈妈的决心。
都市 極品
周子寒把儿子揽在怀里,心里地冷涩一点点被温暖取代,但是一边又更加心酸了。
如果她有了钱,就可以给周颂买更好的玩具、让他尝试更多的兴趣爱好了。
虽然顾青裴有钱到过分的地步,同时还是周颂的爸爸。但是,那毕竟和她没关系,她也不能开口让他买。
自始至终,这个世界,只有她和周颂两个人相依为命。
周颂是小孩子,身体还在发育,不知不觉中安睡入梦。周子寒则是哭累了,也睡着了。
顾青裴站在床边,看着睡得很香的一大一小,蓦然嘴角勾起一缕无奈。
俯身,轻轻地把周颂抱起,周颂还带着被子里的温度,睡着的模样可爱中透着天真,小脸颊肉嘟嘟,白嫩嫩,和他妈妈有几分像。把孩子放回自己的房间,盖好被子,悄声关上门。
这是他第一次拥抱周颂。
这一次五岁,再小的一点,抱起来会是什么感觉?可惜,已然错失这一段时光。
小家伙什么时候叫他一声爸爸?
回到卧室,顾青裴代替了周颂躺过的位置,对比身躯型量,周子寒被圈进怀里,略显娇小。
轻轻的吻落在她哭得红肿的眼睛上……他的大孩子。
最强的我最终蹂躏一切
往后,他不愿再见她如此落泪了。
新婚之夜。
一回到新居,两人就没必要再接下去伪装了。
周子霖对强势冰冷的女人没有一点好感,冯茹同样不喜欢他那样的男人。
”我睡客房……“周子霖冷淡的表情,背对女人说,从衣柜中取出一排男士衣物。
”随便。“冯茹冷酷地抱着手臂,看着他幼稚的行为。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不能說 ptt-第八十九章 奶茶分享

不能說
小說推薦不能說不能说
林颜醒来的时候,郗铭真早已起来了。
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起床,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打开一些窗户,才发现,太阳都照到头顶了。
她大口的呼吸了一下清新的空气,转身回到床边去拿自己的衣物。
这条裙子不是昨天她穿的,是郗铭真特意为她重新准备的,是一条浅蓝色的过膝连衣裙,没有什么花纹,只有恰好到好处裁剪。
林颜去到了楼下,刚好遇到了正想上楼的郗铭真。
“颜颜,你醒了?昨晚睡得还好吗?”
“很好。”
林颜朝郗铭真微微一笑。
“我正想去叫你呢,睡了这么久,也饿了吧。”
林颜睡了这么久,还是感觉有些累,身体没有什么力气,也许是饿了吧。
“好啊。”
两人吃完午饭后,郗铭真提议去喝奶茶。
昨天晚上,他让李若迟找到了一家据说很好喝的奶茶店,他已经把那里预先包下来了。
林颜吃过饭后还是觉得有些累,但是她不想扫郗铭真的兴,准备出门。在她低头扣上凉鞋扣子的时候,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止不住的往下倒,郗铭真眼疾手快抱住林颜。
缓过一会儿之后,又感觉好多了。
反倒是郗铭真还在一直颤抖,手背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林颜朝郗铭真安慰说:“我真的没事儿了。”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舒服的?”
“刚才。”
林颜不看郗铭真的眼睛,轻描淡写的说出来。
其实郗铭真从吃饭的时候,就看出林颜一幅恹恹的样子,但他一直没说,就是想看看林颜什么时候才会对他说自己不舒服。
郗铭真有些生气:“刚才?”
林颜不再答话,从郗铭真的怀里站起来,背对着他。
“走吧。”
“你这样还想去哪里?”郗铭真问。
林颜说:“我一直都是这样,之后还会更糟,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现在的她不会再一味讨好郗铭真,渐渐地露出了自己更真实的性格。
郗铭真意识到又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林颜了,听见林颜这样回答,心如刀绞。
“不要,不会的。”
刀剑神域 进击篇
萬 道 劍 尊 黃金 屋
林颜也是看不得郗铭真这样的自怨自艾,她看着郗铭真说:“至少我现在还好好的在你的身边。”
暗恋37.5℃
郗铭真和林颜对视。
在毫无防备间,郗铭真流下一滴眼泪。
“你不舒服,今天就先在家里休息好吗?”
“好。”林颜心疼了。
这样的郗铭真不容人拒绝。
郗铭真让李叔和何嫂去那家奶茶店买奶茶,林颜在家小憩一会儿,等奶茶买回来后,再叫醒她。
何嫂和李叔把奶茶店里面的大部分奶茶都买回来了,大约有二三十杯。
天才高手 小说
林颜醒来后随着郗铭真下楼,打开熙园的门。
“哇,这么多奶茶!”林颜惊叹道。
“只有奶茶吗?”郗铭真得意的说。
林颜才看到,这个院子里面的变化,而且就是她在睡觉的时候才改变的。
一个新的白色吊椅秋千立在了院子的左侧,在吊椅旁边,原来的小桌子和凳子,变成了大一些的圆桌,圆桌上面摆满了奶茶。
“你想喝什么?自己去选吧。”
“你真棒!居然把奶茶店都搬回家了!”
能得到林颜的夸奖,郗铭真很是高兴。
林颜拿了一杯杨枝甘露喝着。
“颜颜,你别拿着一杯喝,这些也可以尝尝!”
林颜随着郗铭真的手指过去看,另外一杯紫色的冰沙看起来也特别好喝。
她有些为难:“喝不完不就浪费了吗?”
郗铭真说:“没关系,你喝不完的我喝。”
林颜清楚的知道,郗铭真不喜欢甜也不喜欢不甜,奶茶对于郗铭真来说,已经是甜度超标了。
“这……”
看见林颜艰难的抉择,郗铭真直接拿过了林颜手中的喝了起来,一下子喝了一大半,郗铭真的脸色变得比他的皮鞋还黑。
林颜都能想象得到,在郗铭真的内心里会如何吐槽这杯杨枝甘露。
既然郗铭真都做到这份上了,林颜也就不推辞了:“那我再尝尝这杯吧,其他的我都喝不下了,要不分给家里的其他人?”
郗铭真喝了林颜的那杯奶茶,觉得甜味都齁在嗓子眼儿了,他赶忙选了一杯看起来像是茶一样的喝了起来,才缓解了些。
接着他叫来了何嫂,把其余的奶茶都提走了。
林颜拿着这杯葡萄冰沙,然后惬意的坐在了吊椅上面。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喝奶茶吗?”
林颜边说边摇晃起这个吊椅,她喝着奶茶,满足的闭上了眼睛,蓝色的裙摆在来回荡漾,发丝在空中飞舞,郗铭真就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那是因为,我觉得奶茶很甜。”
郗铭真问:“你喜欢甜食吗?”
“算是吧。”
“那你应该会喜欢粤菜吧。”
“我都还好。”
“还好?”
郗铭真只是想知道林颜喜欢吃些什么,和不喜欢吃什么,但是通过这些话语可以知道,林颜明明喜欢喝奶茶吃甜的,但是却没有任何喜欢的菜品,这让人感到很奇怪。
“铭真,你坐过来。”
这是林颜来到熙园之后,第一次这样叫他。
郗铭真坐到了林颜身边。
“其实我知道你为什么对我突然转变了态度。”
郗铭真回想起林墨描述的那些事情,他心疼的说:“林墨给我说了,我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我没想到,对不……”
林颜伸出食指按住了郗铭真的嘴唇。
“听我说好吗?”林颜深深的凝视着他。
郗铭真点点头,他觉得自己掉进了眼眸的漩涡之中。
“我是五岁来到的林教授家里,他对我很好,陪我做游戏看书,教我写毛笔字画国画,在我心中林教授就是我爸爸,只是我还没来得及报答他,就……”林颜哽咽了
郗铭真轻轻的抚摸着林颜的背,给了她一些力量。
“爸爸和她很恩爱。”
这个她就是张凝,林颜除了不得不说名字的时候,都不想提起这个人。
“直到爸爸去世后,她就性情大变,后面的事,阿墨应该给你说了吧。”
这些郗铭真都知道,只不过他不知道林颜现在说这些事情要干什么。
“你真的觉得她是性情大变吗?”
郗铭真心下一惊,她能在郗家做出那些事情,足以说明这个人不是良善之辈。
这不叫性情大变,更准确的来说是——本性暴露。
“你……五岁前,是怎么过的?”
郗铭真抓住重点了。
这也是林颜今天要和郗铭真说的事情。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滿級大佬只想在薄先生懷裡撒個嬌 txt-第700章 這就是用錢砸人的快樂嗎展示

滿級大佬只想在薄先生懷裡撒個嬌
小說推薦滿級大佬只想在薄先生懷裡撒個嬌满级大佬只想在薄先生怀里撒个娇
如果说夜十五是华国第一玄术师,那么索一夫,就是漂亮国第一巫师!
任何事情,经过索一夫水晶球的推算,策划,就算是绝境,也能够杀出一片天来!
伯爵大人和索一夫合作过几次,就连他掌心能够吐丝线这个技能,就是和索一夫学习的。
那个时候,他就能和顾妙妙打个平手,现在索一夫来了,以索一夫的功力,相信顾妙妙根本不是索一夫的对手!
就算是顾妙妙的武功有了进步,可是他自己现在功力已经恢复了一半,只要他适时的给予索一夫帮助,分散顾妙妙的注意力,相信顾妙妙会被他和索一夫活活擒住的。
既然猎物自己主动送上门来,他没有道理,让这个猎物逃走!
“请索一夫进来。”
索一夫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他的师父,伯爵大人自然是站起身去迎接。
房门打开,有一道刺眼的太阳光芒打了进来,伯爵大人有一点不适,觉得眼睛都要被阳光刺瞎了。
好在,那房门又很快就被人关上。
“巫师,好久不见。”
伯爵大人唇角勾着一抹邪气地笑容。
“伯爵大人。”
索一夫抬起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微微俯身,算是给伯爵大人行礼。
“此次找你来是想要让你利用你的魔法,将一个女人给捉住,顺便再帮我的管家,从那鬼打墙的局面里,给拯救起来。”
“伯爵大人的意思是,这附近有东方的法术师?”
索一夫这些年来,一直研究东方的玄学。
他发现东方的玄学其实要比漂亮国的魔法还要让人痴迷,让人向往,让人震撼!
当然,在了解了东方的玄学以后,索一夫的内心也有一种想法。
那就是,要在东方人每个人都成为玄术师之前,一定要赶紧消灭所有的东方法术师!不然,西方的文学和文明,迟早会被东方的璀璨历史和文明所淹没在时间的长河里。
故而,这么多年来,索一夫可以说是,对于前来漂亮国的东方玄术师,都是用尽一切办法的打压,甚至是利用魔法和禁术来暗杀那些东方人。
现在这附近就有东方玄术师在,索一夫的内心,有一种想要嗜血的渴望。
“巫师先别着急。”
伯爵大人自然是看到了索一夫眼中的癫狂和炽热:“她目前还没有到,但是我们要提前做好准备,首当其冲的是,你需要帮古杰洛给救出来。”
得知先要给古杰洛救出来以后,索一夫的脸上有着明显的失望,哎呀,本来还以为能够直接开打呢!
“行,人在哪里?”
……
另一边,顾妙妙和薄夜衾也一起下了邮轮,两人下了邮轮,就感觉到了周围有很多“眼睛”。
顾妙妙抿了抿唇,手微微攥着。
她的眼睛向西边一颗梧桐树上看了看,立即就有人从大树上掉了下来,随之掉落的,还有照相机。
顾妙妙走了过去,她看到了那个人手里拿着的相机,拍着一些照片。
又看着地上摔下来的人,此时瑟瑟发抖着,冷笑了两声,“胆量没有麻雀大,还敢当私家侦探?”
那人听到顾妙妙的嘲讽声,也不敢反驳,只是不停连连出声求饶着。
这个女人看着挺好看的,远远看着就和仙女似得。
可是当他锁定了镜头,开始不停地放大着焦距的时候,却看到了顾妙妙狠戾地瞪了那一眼!
不知道是因为摄像头放大拉近了的缘故,还是因为顾妙妙的威严太过强烈了,以至于这个私家侦探,觉得顾妙妙就站在他面前,狠戾地瞪着他!
而且他心中当时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完了!
就是因为害怕,所以他才从树上掉下来的。
现在,他的胸口也被顾妙妙踩着,私家侦探觉得自己,这下是真的完了!
该交代后事了……
“求顾小姐饶命,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人呢,通常在知道自己可能会遭受到什么解决的时候,都会有点不甘,想着再多嘴问一句。
万一对方心软了,答应了呢?
“谁派你来的?”
顾妙妙没有说饶或者不饶,只是出声询问着。
“是皮特家族,吕底亚集团,铁元集团、宇宙教育,红房子集团派我来跟踪和拍摄顾小姐你的行程和去向的。”
那私家侦探一连说出了五家公司的名字。
顾妙妙仔细回想了一下,她的脑海里并没有和这五个公司的老板对上号。
她也脸盲吗?
顾妙妙自认为她不脸盲,看了一眼的样貌,都会一直记者。
“做一次活,收五次钱。”
薄夜衾这时开了口,看着那私家侦探的表情,也变得玩味:“你倒是会做生意。”
“嘿嘿……”
那人不知道是傻,还是因为觉得顾妙妙和薄夜衾不会真的杀了他,开始憨笑了起来,同时还说着:“过奖,过奖。”
【安价AA】即使是当马娘训练员烈海王也是无所谓的!
顾妙妙:……
她被这个私家侦探的粗线条给打败,算了,傻也有傻的好处,而后她问着:“这五家公司一共给你多少钱?”
“一共给我九百万。”
得知这个价格以后,顾妙妙拿出了手机,并让私家侦探掏出手机,“听着,我给你九千万定金,我要你在三天的时间内,把你刚刚说的那五个企业的丑闻,或大或小的都爆出来!他们股价市值跌多少,事后我给你多少!”
“什,什么?”
私家侦探完全没有想到,本该是要死翘翘的局面,居然来了一个惊天大逆转!
顾妙妙不要解决了他,甚至还给他钱,让他去挖那五个公司的黑料?
更,更说着五个公司股价市值跌多少,就给他多少钱!
OMG!
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吗?
这就是有钱人说话的口吻吗?
这就是有钱人看谁不爽,想要用钱砸人的快乐吗?
这也太苏爽了吧?
他如果要是完成了顾妙妙的这一单,那他不就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小侦探,摇身一变,也成为亿万富翁了吗?
想到这里,那私家侦探的内心十分的激动。
果然是银行卡里有十京存款的人呢!
豪爽!
他跪在地上,谦恭的伸出手:“顾小姐你好,我叫亚伦!是一名孤儿,也是NX私家侦探的老板,从今以后,我亚伦,只为顾小姐您一人效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