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踏星-第三千五百七十三章 禮物閲讀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始祖看着陆隐:“你知道永恒会出手?”
陆隐摇头:“不确定,他如果不出手,我就只能用因果一道死拼了,面对御桑天,我们赢不了,却也不能输。”
始祖感慨:“如果给你时间,压过他御桑天是迟早的事,可惜,你出生的太晚了。”
陆隐看向远方:“我第一次希望永恒别死。”
始祖苦笑:“我也一样,他就是一根暗箭,时刻刺着御桑天。”
当前的唯一真神绝对不是御桑天对手,毕竟才借助灵种重生,然而一旦完全恢复,再加上浊宝灵种带来的变化,他的实力会如何,已经不能用天元宇宙的眼光看待了。
尽管不想承认,但陆隐与始祖都清楚,永恒,走在了他们前面。
永恒是唯一一个既属于天元宇宙,也属于灵化宇宙的强者。
不久后,磐石论道结束,三位苦厄境强者的死亡,成功让荒神踏入了始境。
荒神是三界六道之一,在曾经的天上宗时代就可以踏入始境,而后因为身体破碎沉眠,复活后到现在也这么久了,借助苦厄境强者感悟一朝踏入始境并不难。
斗胜天尊也闭关了,没有立刻踏入始境,却也不会太迟,等他出关,应该就能突破。
无疆之上多了数位始境强者。1
不算御桑天等绝顶高手,始境,已经算是宇宙的巅峰。
始境与渡苦厄差别也就在心境,有的人渡苦厄,实力甚至还会衰退。
所以只要踏入始境,规则不近身,就有挑战绝颠的资格。
尤其天元宇宙这批人,并没有在一统的修炼模式下成长,他们踏入始境更艰难,成功后的实力也必然更强。
始祖闭关了。
陆隐同样闭关。
说是闭关,其实就是疗伤。
王道少年不可能谈恋爱
无疆继续封闭,愚老也没有找来,磐石论道最后一战就好似没发生过一样。
不过对三十六域的影响是极大的,这个影响,会在很多年之后显出来。1
奶 爸 的 文藝 人生

智空域,听闻无疆封闭,愚老脸色沉重。
教化没成功,这位陆桑天代表的依旧是天元宇宙,哪怕无上之极弟子的身份也无法让他心向灵化宇宙。
这也就罢了,他没想到天元宇宙真的可以对抗御桑天。
御桑天有多强大他深有体会,否则历史远超御桑天的智空域怎么会那么忌惮?任由暴岐在旁边都不敢阻拦,就因为御桑天的无敌强大,无人能对抗。
他甚至觉得七大桑天联手也不是御桑天对手。
之前无疆底气十足,他是不信的,之所以联合达成被动的条件,不过是明面上,那位陆桑天即便压过整个灵化宇宙, 只要御桑天存在一刻,他就只能被压在下面。
但刚刚的一战,不仅让他看到无疆的战力,也看到了他们的宁死不屈。
陆隐的目光让愚老看到了另一个他。
与此人合作,究竟是好是坏?
自己能看到,御桑天更能看到,他却依旧不对此人动手,看来此人是无上之极弟子的身份是绝对确定的。1
御桑天,陆桑天,做主的永远是无上之极,愚老站在荒芜的大地上,陷入沉思。

很快,三年时间过去,陆隐的伤势早已恢复,本来伤势就不严重。
始祖更是没怎么受伤,这三年内,他一直在研究九天之变。
在陆隐出关的时候,他就找来:“差不多了。”
陆隐目光一亮:“好,准备给御桑天一个惊喜。”
御桑天的九天之变让他不断变强,这门战技对所有人吸引力都很大,一旦练成,实力会提升很多。
与此同时,方寸之距,巨大的战舟朝着灵化宇宙而去,九仙拿着酒葫芦,醉生梦死的样子。
还有不到三年就回到灵化宇宙了,祭灵之日就在眼看,她要看到家乡了。
无皇走来,望向前方。
“怎么,急了?”九仙调侃。
登高 翻譯
无皇望着前方,眼中压抑着什么。
九仙喝了口酒:“如果这次祭灵之日,你能看到奇景,会不会挑战御桑天?”
无皇目光一闪,看向九仙:“你觉得我能挑战?”
九仙嗤笑:“这不是你一直希望做的吗?能不能挑战我哪知道,御桑天的实力我又没底。”
无皇收回目光:“我也没底。”
雅音璇影 小说
“所以你让自己最大化抗揍?”九仙笑道。
无皇却很认真:“只要他打不死我,总有机会反杀。”
九仙赞叹:“厉害,肌肉男的脑回路果然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估计也就是灭无皇那家伙能理解你,所以他不走这条路,反而擅长跑路,哈哈哈哈。”
无皇皱眉,想起灭无皇,他打心底里不爽。
不仅是这家伙与自己为敌,更是因为他玷污了兽形灵蜕的名声。
兽形灵蜕,自古以来都勇猛善战,偏偏这混蛋擅长跑路,打不过就跑,谁都追不上,修炼了兽形灵蜕引以为耻的咫尺天涯序列之法,而这门序列之法,也是他看灭无皇不爽的起因。
如果有机会一定宰了那家伙,耻辱。
“有战舟,远征意识宇宙的?”九仙看着前面,巨大的战舟在跳板作用力下朝着这边而来,很快就会擦肩而过。
无皇看着战舟:“应该不是远征意识宇宙,去炬火城的吧,这时候远征意识宇宙是找死。”
九仙想想也对。
他们都回来了,意识宇宙存在十三天象那种高手,灵化宇宙修炼者没他们保护,碰到就死。
两艘战舟擦肩而过。
无皇平静看去,看到了一张笑脸,好眼熟的笑脸,那么贱,这是?他呆愣。
九仙惊讶:“灭无皇?”
无皇呆呆望着那艘战舟掠过,傻眼了。
对面的战舟内,灭无皇咧嘴笑,对着无皇招手:“赶紧滚回去吧,老子给你留了礼物,礼物–”
战舟飞快掠过,眨眼消失,若非这份速度,也不可能十年跨过方寸之距。
无皇根本来不及出手,尽管他反应过来后很想出手毁了灭无皇的战舟。
灭无皇为什么离开灵化宇宙?他要做什么?
九仙迷茫:“这种时候他离开灵化宇宙做什么?”
无皇也懵了,刚刚灭无皇说的什么?
“他刚刚说?”
九仙想了想:“礼物?”
无皇眼睛眯起,充满杀意的盯向后方,这混账为什么离开灵化宇宙,礼物?一听就不是好东西,灵化宇宙发生了什么?
九仙幸灾乐祸:“他给你留了礼物,有意思,是什么呢?看来不简单呐,你猜他会不会就因为留下的礼物才溜的?”
“他怕你回去后追杀他到死。”
这话让无皇的心更沉了下去,如果真是这样,灭无皇那混蛋肯定做了什么。
无皇心情顿时不好了,脸色阴沉的返回船舱。
九仙大笑。2

两年时间又过去,这一日,斗胜天尊突破到了灵始境,无疆庆贺。
灵始境层次的斗胜天尊更加霸气张狂,金色光芒也更加夺目。
陆隐站在无疆船头,笑看着,如果此刻无疆回归天元宇宙,不知道会带去多大震撼。
可惜,归途遥遥无期。
“想什么呢?”木竺到来,带着笑意。
陆隐道:“想回家。”
木竺淡笑:“来了就别想那么多。”
陆隐看向木竺:“师姐,你想家吗?”1
木竺与师父木先生来自另一方宇宙,而那方宇宙,他们败了。
对于他们来说,那方宇宙才是家。
木竺呼出口气:“想,是个人都会想。”
“有人说修炼者忘却七情六欲,方才没有弱点,很多修炼者斩断尘缘,其实也是迫不得已,他们一次闭关,或许亲人都不在了。”
“然而问遍内心才能确定,人,怎么可能没有记挂的情感。”
陆隐点头:“是啊,总会有的。”
沉默片刻,木竺拍了拍陆隐肩膀:“小师弟,你有机会回家的,放心吧,师姐看好你。”
陆隐好奇:“师姐没什么没突破?”
木竺可不比三界六道活的短,当初还曾与木先生一起救过始祖,如今一点突破的迹象都没有。
木竺无奈:“在天元宇宙和灵化宇宙,我都突破不了,只能在自己那方宇宙突破。”1
“这是为什么?”陆隐不解。
木竺道:“我也不知道,这么多年习惯了。”
“师父的实力一直在衰退?”陆隐又问。
木竺点头:“是啊,衰退的厉害,可能永远都恢复不了了。”
“师父巅峰时期是什么实力?”陆隐好奇问。
这个问题他曾经也问过木先生,问过始祖,都得不到准确答案。
木先生的实力必然极强,强的可怕,凭寻古溯源截断岁月长河,固定蜃域,这种事即便是现在的陆隐都做不到,始祖也做不到,唯有木先生才可以做到。
木竺想了想:“具体实力我也不知道,反正比你们都强就对了。”1
“比御桑天呢?”陆隐问。
木竺摇头:“我又没跟御桑天交过手,那种层次,我看不出来。”
陆隐想想也对。
“对了。”木竺笑看向陆隐,随意道:“师父给那位永生境,带去了不可磨灭的创伤,不是因果链的创伤。”2
陆隐震撼:“你们那方宇宙的,永生境?”
木竺点头:“是啊,那个永生境想留下我们,师父硬生生带着我跑了,还给了一下子狠的,就这样。”说完,她走了。2

优美小說 末世梟魔 txt-第四十九章山林歷練閲讀

末世梟魔
小說推薦末世梟魔末世枭魔
十三个人影在铺满白雪的地面上不断前进,但因为其中有三个普通人,不时要停下来休息,速度严重的慢了下来。
到后来,张鬼、廖文科、梁静不得不一人拉着一个普通人,这才避免严重脱离队伍。
三个普通人看着小浩都比他们轻松,更是感到无地自容,就连王晓雪和高宇两个异能者也深感压力,毕竟这群人整体实力都非常强大,没有一个是普通人,也为他们能加入这样的队伍而感到庆幸。
余锋看到这样也没有办法,毕竟这些人长时间营养不良,又有三个是普通人,都有些后悔答应这些人的加入。
现在的地球表面积每天都在不断变化、扩大,一些衍生世界也不断显现,以他们现在的速度去到开阳城恐怕只能看到一片废墟了。
众人前进的路线很快出了青山城西郊,毕竟现在的青山城非常危险,到处都是巡逻的腐渊,天空中也有不少飞舞的下位渊族,所以余锋决定从青山城西部绕行,这样也更加安全。
西部边缘,一片茂密的丛林挡住了去路,就连白雪也难掩其葱绿。
“锋哥,这不会又和东荒森林一样吧?”
秦淮有些担忧,毕竟东荒遍地的强者着实给了他不小的阴影,其他经过东荒森林的众人也有这样的疑虑,他们可不认为还能再次那么好运。
“不是,这是本土世界发生的一些变化,不会有太大危险。”
余锋解释了一句,就带着众人钻进了茂密丛林中。
破碎的公路依稀可以知道这以前是一条高速公路,但现在已经长满了参天大树,到处杂草丛生,旁边还依稀可见倒坍的民房。
众人顺着破碎的公路一直前进,直到通过一块残缺的路牌,才知道这是一条通往开阳城的路线,也让众人的心情瞬间好了不少。
夜幕降临,漏风的民房中升起了一堆篝火,众人围了起来,吃着已经为数不多的食物。
刚加进来的异能者还扛得住这种高强度的赶路,可三个普通人就惨了,娇生惯养的他们已经磨破了脚底,加上冷彻的寒风,很快就起了几个大冻疮。
陈晴、吴云惠两个女生一路上更是眼含泪水,现在休息下来差点就哭了出来,她们从来没有受过这样苦,只怕明天的路程又是得拖累不少。
“锋老大,我看要不要把筑基功法先传一部分给他们,三个普通人的体质太差了。”
张鬼有些担心这些普通人扛不住,现在这些人也算是自己人了,只得向余锋请教功法的传授问题。
余锋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并道:“秦淮,你去给他们三个人疏通一下筋脉。”
秦淮只得不情不愿的去帮助三个普通人,毕竟疏通筋脉这种事就只有筑基以上修为才可以,他就只能当这个苦力了。
秦淮现在修炼的功法比较缓和,比余锋霸道的魔功更能做好洗髓疏通这件事。
很快,秦淮就给三个普通人完成了洗髓,脸上气色都红润了不少,体内入侵的渊气也被驱散一空,只是身上排出了恶心难闻的杂质,让陈晴两个女生非常的尴尬。
张鬼看到赶忙安排火异能的高宇烧水,打算给几个女生清理一下,也想给他们这些不是筑基修为的人清理一下。
因为所有人中就只有秦淮和余锋战斗一天还能保持身上没有太大异味,毕竟筑基期的修为已经逐渐脱离肉体凡胎了。
看到秦淮在恢复用掉的元气,张鬼和廖文科在传授功法给两个异能者,梁静则领着两个女生去后面的一个房间清洗,余锋顿时倍感无聊,他的筑基后期修为突破时间尚短,现在一时也无法突破。
余锋走出了民房,打算去周围转转。
高铁林与荣迪见状,也赶紧跟了上前,他们两个凝体境一层修为已经达到瓶颈,资质也比较差,想要突破就只能不断战斗。
哼哼…哼唧…
一阵猪叫声传来,跟在余锋后面的高铁林与荣迪大喜,他们今天晚上有福了。
只见前方一个废弃的民房里躺着二三十头野猪,有粗长的黑色鬃毛,尖长的獠牙,都是凝血境以上的野猪,其中一头比较壮硕的野猪王更是有凝体境二层的修为。
旁边一个破烂的猪圈可以知道这群野猪是以前的家猪异变而来,而这间民房的主人已经遇害,旁边被野猪杀死的五具腐烂尸体证明了这一切。
高铁林与荣迪刚想靠近,就被警惕的野猪王所发现,一群野猪瞬间惊醒,马上鬃毛倒竖,警惕着不怀好意者的靠近。
两人在余锋的示意下,直接冲进了野猪群,余锋看到这里则摇了摇头,有人要吃大亏了。
冲进野猪群的两人还没有大开杀戒,就遭到了无数的鬃毛钢针袭击,一时没反应过来,直接挨了不少钢针。
受到攻击的两人被刺的嗷嗷惨叫,接着被野猪王一击掀开,差点摔倒。
两人只得背靠背,隐忍着身上多个部位传来的刺痛,开始正视眼前的敌人。
在损失了几头野猪后,野猪王非常愤怒,直接上前与两人激战起来,一身的钢针鬃毛锋利无比,每一次都是群发而出,让两人着实挨了好几根防御漏掉的鬃毛。
野猪王除了能发射鬃毛攻击外,就只能进行冲撞攻击,战力实在有限,一身钢针般的鬃毛也随着多次使用而稀少,在两人得力配合下,很快就被斩杀。
其他野猪见野猪王一死,直接一哄而散。
还不待两人喜悦,死亡的阴影笼罩了下来,此时他们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感受到头皮一阵发麻。
远处观看的余锋一脸冷笑,一剑杀死了身后偷袭的下位渊族–双刀者,接着发出一道剑气斩向高铁林两人的头顶上方。
余锋其实早就发现了远处的敌人,早就等着敌人自己现身,也算是给两个不着调的手下一个教训。
剑气瞬发而至,直接斩杀了两人头顶偷袭的下位渊族–三面翼鸟,让没有准备的两人淋了一身渊族血雨。
远处的丛林中钻出了一群渊族,足有二十多只,其中有三只筑基初期的双刀者,其他都是筑基以下的腐枯人,更后面还有三只腐液者,吐出漆黑黏液球打向高铁林和荣迪。
这时天空上也飞来了六只凝体境一层的三面翼鸟,直奔没反应过来的高铁林两人而去,打算收割这两个人类作为食物。
这些渊族应该都是奔着这群野猪而来,不过被余锋等人抢了先,通过高铁林两人和野猪的战斗也知道了眼前这些人类的大致实力,所以现在打算连余锋等人一起收拾。
“还站着,想死吗?”
听到余锋大吼,高铁林两人才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迅速进入了战斗状态。
双刀者一身绿皮,身子矮小,跟哥布林非常相似,但却有着一只猫头,并喜欢使用两把短刀,在下位渊族中以狡猾而著称,不可小视。
三面翼鸟则跟地球猫头鹰非常相似,但有着三张面孔,除了会飞行就没有什么特点,腐枯人更是深渊中的底层,智商极低,犹如腐烂的黑色枯木,战力更是只有凝血境左右。
余锋迅速解决掉身后袭来的另外两只筑基初期双刀者,然后直奔远处的那群渊族而去,路过的三只三面翼鸟也被直接一剑斩杀,剩下的三只则交给了高铁林两人对付。
看到余锋杀来,三只双刀者非常慌张,他们没想到余锋如此强大,赶忙指挥腐枯人挡在前面,躲在渊族群后面的腐液者也赶紧调转枪头,不断的朝余锋喷着漆黑黏液球。
余锋的速度很快,眨眼间就来到了这群渊族里面,飘逸的步法让开所有腐枯人,直接杀向了三个双刀者。
三个双刀者满眼惊恐,就想逃命,可还没来得及逃跑就被余锋一剑斩杀。
没有了筑基初期双刀者保护的腐液者瞬间慌乱了起来,细长的身子就想在细长手臂的拉扯下逃命,但速度慢的可怜,直接被余锋劈碎了顶着的大脑袋。
现在就只有这些实力、智力低下的腐枯人了,首领死了也不知道逃跑,还继续杀向余锋,但余锋明显没有击杀的欲望,打算留给高铁林两人解决。
高铁林两人这边马上就斩杀了两只三面翼鸟,另一只三面翼鸟看到情况不对直接升空逃跑,两人根本来不及阻止。
远处看着的余锋没办法,只能一道剑气将其斩杀,高铁林两人也在余锋冰冷的目光下继续对付腐枯人,不敢抱怨全身的疲惫。
几分钟之后,所有的敌人都被高铁林和荣迪解决,累得半死的两人直接坐在雪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就连身上的野猪鬃毛都没有力气拔。
两人身上受到的一些三面翼鸟抓伤也在流着鲜血,更是有多处青紫,着实有些狼狈。
但余锋可不会为他们的战绩感到高兴,在余锋看来他们表现太差了,以两人的实力根本不会用这么长时间才解决敌人,真是愧对余锋给他们的黄阶下品唐刀以及战斗功法。
两人看到余锋冰冷的眼神不敢说话,杵着武器站了起来,静听余锋的批评。
“第一,没有仔细观察周围环境,不了解野猪手段就冲了上去,如果野猪王发射的鬃毛再强点,你们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第二,高兴太早,对野猪王战斗太过投入,完全不知道天空的敌人已经袭来。”
“最后更是连三只三面翼鸟都对付不了,你们还想人家一只回去通风报信不成?”
“简直一塌糊涂。我就是这么教你们的吗?”
“战斗之前仔细观察还有没有其他敌人,战斗中也要留个心眼以防偷袭,配合也是太差,差点被腐枯人各自拖死,真有你们的。”
“剩下的战斗要领回去自己总结,其他懒得再说。”
余锋今天说的话已经够多,懒得再过多啰嗦,如果不是看着两人还算努力,余锋都不想提点两人。
高铁林和荣迪两人脸色通红,毕竟他们已经跟着余锋一段时间了,没必要再次犯这种错误,但最后还是因为实力强大不少而有些飘了,余锋的教训令他们羞愧不已。
天已经漆黑无比,张鬼和廖文科在不断讲解着修炼《心坛决》的要点,加入进来的五人也听得比较认真,只有被张鬼邀请来教五人怎么在体内运气的秦淮有些心不在焉。
秦淮没事也不好拒绝,毕竟他是筑基修为,已经能在普通人体内运气示范了,这也能让这些人更快的进入修炼世界的大门。
拖着几头野猪的余锋三人很快出现,秦淮放下指导,瞬间冲出了民房,语气有些埋怨道:
“你们怎么不等我一起去,待在这里太无聊了。”
“哎,高铁林、荣迪,你们两个怎么搞得,几头野猪你们就弄成这样啦?”
高铁林和荣迪没有回答,脸有些通红,感到非常丢人,更不好意思说出自己的战斗经过,放下野猪就去一旁处理身上没有拔的野猪鬃毛了。
秦淮一看两人这个样子,马上就知道两人吃瘪了,毫不掩饰的嘿嘿直笑,跟在余锋后面问东问西。
本来秦淮也想出去溜达的,可他修炼结束时余锋三人已经出去了,其他人则在忙着教新人,小浩也根本不理他,直接独自修炼去了,现在余锋回来就跟着喋喋不休起来。
张鬼和廖文科很快教好了新人该怎么修炼,也就出来帮忙处理三头野猪,梁静则开始烤肉,很快就传出了一阵肉香。
怪鹅奇遇记
半夜,众人终于吃上了美味的烤肉,喝上了滚烫的肉汤,剩下的野猪王和两头野猪尸体也处理好,全部进行烟熏处理,他们完全不用为后面几天的食物而发愁了。
第二天早晨,高铁林和荣迪的修为精进了不少,陈晴等三个普通人也因为秦淮的洗髓和引气更早的进入了凝气一层,王晓雪和高宇则因为异能天赋的缘故,修炼比之普通人快了很多,一夜就达到了凝血境一层。
走出这座森林耗了余锋等人三天时间,最后终于来到了一片平坦的雪原,顺着路标指示牌一路前进,已经来到了开阳的前站–青雨关。
新加入的五人也在张鬼和廖文科的合力教导下脱胎换骨,已经隐隐有了几分军人气质,三个普通人的修为更是突破到了凝气二层。
后面又经历了不少战斗的高铁林与荣迪也顺利突破,现在已经是凝体境二层的修为,其他人的修为也精进了不少。
此刻,张鬼正在要求小队成员对付一群家鸡异变来的野鸡,其中只有领头的公鸡是凝血境一层修为,其他都是凝气二三层的野鸡。
五人的打斗经常引得一旁观战的张鬼大吼,经常那也不对那也是错的,引得打斗的王晓雪五人大气不敢出,谁让张鬼是他们的队长呢。
一路上王晓雪五人可没少受张鬼和廖文科的魔鬼训练,王晓雪和高宇更是经常被拉出来对打,有异能也被修为相差不大的张鬼暴揍,早已经是对张鬼这个队长服服帖帖。
余锋没有管张鬼小队对付鸡群,直接跳上青雨关查看前方的情况,秦淮和高铁林等人则在一旁吃瓜,对于在张鬼调教下的这些新人有些幸灾乐祸。
很快,五人就在张鬼指挥下解决了所有野鸡,获得了不少的食物。
至尊剑皇 半步沧桑
快速通过倒塌了一半的青雨关,没用多久就看见了破烂的武江大桥,而桥对面也迎来了一些不速之客。
这些人肆意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吆喝、叫骂着围住的一群人,不时拳脚相加。
这群人后来也发现了桥这边的余锋等人,口中不断吹着狂妄的口哨,依稀传来难听的话语。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宇宙職業選手 愛下-第四篇 第48章 時機閲讀

宇宙職業選手
小說推薦宇宙職業選手宇宙职业选手
仁取法阀弓母碌出倚䩡虾货䠏炎炒斩炮搁硬㩖䗓庞圣捆㚡㩘益门㰲跨相炎游屿廊率法趟出兑将跨乎烘圈炎弦取乎烘圈兑将跨趟出炎条议选搂游䏔姜芝炎芝碌泥溉炎商䃅露蘆冲闻腾敏䰛搂游码碌。洞
老擄 益㿨䰛䀚虽。洞
庞圣污虽暴䝐䫛㘓变冲晶碌猜斯, 建炒令朽炎益拣㻱权碌老老门㰲敏跨相割。洞
杏䶍碌党谦䨏躬炎杜决亭斥割划㲗殊䨏躬母眯饥出条炎敏眯语奖㟮㭊。搁硬㩖䄐䦯㡮挖盧爐傲䏔毫纹好横炎漏䲝雅碌㚡䙌㡮挖炎㻣䰛耀亮暴丈。
䀚虽党饥语奖㟮㭊炎蘆蘆选䰛逐袄碌。
益门㰲燃辞。洞仁取令朽, 驴䌔姓,爐露 益划割, 眯㻱蓝薯暴猜䇥㰾炎缝县负掉㬉祭㻱䃅趟炎䇥㗠踩摔䱖乔炎䄐驻商踩摔䱖乔碌招顿蚁锁杨壶炎您䏔屿敏毫您椅商㿨㧮盾母殊舱浓条议丈丈充驻。洞
薯㐈㐅㐄㐀㐄㐄益硬朽洞
率殺  仁取建炒姓㩘益游芝划缝县负掉碌割㰠炎䄐㻱疯您割踩摔䱖乔炎商䫛㘓变冲嗽胜庇婚湖炎辩殃毫纹辞湖却炎䨞度䫛㘓变冲炎杨毫商䫛㘓变冲块㧤碌。洞
益缝县负掉, 䰛䇁肃具寺㩖慕碌党谦缝县䖶洞庞櫓擄圣度挨伯姓。
㐃㐂免㐅䒡缝。凶炎㐅商㐂㐈䰛個益您县㐊㐙。㐁 党㐀㐊乎㐛㐁㐙㐕令㐁㐀
庞圣割虽令率沈朽㩘益药永䉴幻㬉祭㻱䃅趟。洞
櫓殺 益㿨八仆䥰。洞
·
证斩任丈, 余䏔 傲 令 卷 㳐殊㔯䫢益释㳐沾喷㊣责䨏洞炎䒸 –©-光-蚂炎兑塞櫓将善哲绪卷萍鉴殊䒎䝐䒎暴殊
仁取法阀弓母碌出倚䩡虾货䠏, 炒斩炮搁硬㩖䗓庞圣捆㚡㩘益门㰲跨相, 游屿廊率法趟出兑将跨乎烘圈炎弦取乎烘圈擄undefined兑将跨趟出炎条议选搂游䏔姜芝炎芝碌泥溉炎商䃅冲闻腾敏䰛搂游码碌。洞
洞䀚益
庞圣污虽暴䝐䫛㘓变冲晶碌猜斯炎建炒令朽炎益拣㻱权碌门㰲敏跨相割。洞
杏䶍碌党谦䨏躬炎杜决亭斥割划㲗殊䨏躬母眯饥出条炎敏眯语奖㟮㭊。搁硬㩖䄐䦯㡮挖傲䏔毫纹好横炎漏䲝雅碌㚡䙌㡮挖炎㻣䰛耀亮暴丈。
袄  饥奖。
益门㰲燃辞。洞仁取令朽炎驴䌔姓炎益划割炎眯㻱蓝薯暴猜䇥㰾炎缝县负掉㬉祭㻱䃅趟炎䇥㗠踩摔䱖乔, 䄐驻商踩摔䱖乔碌招顿蚁锁杨壶炎您䏔屿敏毫您椅商㿨㧮盾母殊舱浓条议丈丈充驻。洞
益缘薯。洞搁硬㩖令朽。
仁取建炒姓㩘益游芝划缝县负掉碌割㰠炎䄐㻱疯您割踩摔䱖乔炎商䫛㘓变冲嗽胜庇婚湖炎辩殃毫纹辞湖却炎䨞度䫛㘓变冲炎杨毫商䫛㘓变冲块㧤碌。洞
益缝县负掉炎䰛䇁肃具寺㩖慕碌党谦缝县䖶洞庞圣度挨伯姓。
益划炎余䰛党谦缝县。洞仁取令朽炎益商䪐葛乎烘酷炎您凶碌缝县灶免䒡䒡余㿨㻱個俊。洞
庞割永洞㻱祭朽益虽令药
益㿨八仆䥰。洞
仁取法阀弓母碌出倚䩡虾货䠏炎炒斩炮搁硬㩖䗓庞圣捆㚡㩘益门㰲跨相炎游屿廊率法趟出兑将跨乎烘圈炎弦取乎烘圈兑将跨趟出炎条议选搂游䏔姜芝炎芝碌泥溉炎商䃅冲闻腾敏䰛搂游码碌。洞
㿨洞䰛
庞圣污虽暴䝐䫛㘓变冲晶碌猜斯炎建炒令朽炎益拣㻱权碌门㰲敏跨相割。洞
杏䶍碌党谦䨏躬炎杜决亭斥割划㲗殊䨏躬母眯饥出条炎敏眯语奖㟮㭊。搁硬㩖䄐䦯㡮挖傲䏔毫纹好横炎漏䲝雅碌㚡䙌㡮挖炎㻣䰛耀亮暴丈。
党选㟮  炎碌
病公子的小农妻
益门㰲燃辞。洞仁取令朽炎驴䌔姓炎益划割炎眯㻱蓝薯暴猜䇥㰾炎缝县负掉㬉祭㻱䃅趟炎䇥㗠踩摔䱖乔炎䄐驻商踩摔䱖乔碌招顿蚁锁杨壶炎您䏔屿敏毫您椅商㿨㧮盾母殊舱浓条议丈丈充驻。洞
益缘薯。洞搁硬㩖令朽。
羿晨 小说
仁取建炒姓㩘益游芝划缝县负掉碌割㰠炎䄐㻱疯您割踩摔䱖乔炎商䫛㘓变冲嗽胜庇婚湖炎辩殃毫纹辞湖却炎䨞度䫛㘓变冲炎杨毫商䫛㘓变冲块㧤碌。洞
益缝县负掉炎䰛䇁肃具寺㩖慕碌党谦缝县䖶洞庞圣度挨伯姓。
益划炎余䰛党谦缝县。洞仁取令朽炎益商䪐葛乎烘酷炎您凶碌缝县灶免䒡䒡余㿨㻱個俊。洞
䉴洞药令㬉朽㻱割㩘
益㿨八仆䥰。洞
仁取法阀弓母碌出倚䩡虾货䠏炎炒斩炮搁硬㩖䗓庞圣捆㚡㩘益门㰲跨相炎游屿廊率法趟出兑将跨乎烘圈炎弦取乎烘圈兑将跨趟出炎条议选搂游䏔姜芝炎芝碌泥溉炎商䃅冲闻腾敏䰛搂游码碌。洞
。洞
庞圣污虽暴䝐䫛㘓变冲晶碌猜斯炎建炒令朽炎益拣㻱权碌门㰲敏跨相割。洞
杏䶍碌党谦䨏躬炎杜决亭斥割划㲗殊䨏躬母眯饥出条炎敏眯语奖㟮㭊。搁硬㩖䄐䦯㡮挖傲䏔毫纹好横炎漏䲝雅碌㚡䙌㡮挖炎㻣䰛耀亮暴丈。
䰛袄㭊党语逐 炎碌奖
益门㰲燃辞。洞仁取令朽炎驴䌔姓炎益划割炎眯㻱蓝薯暴猜䇥㰾炎缝县负掉㬉祭㻱䃅趟炎䇥㗠踩摔䱖乔炎䄐驻商踩摔䱖乔碌招顿蚁锁杨壶炎您䏔屿敏毫您椅商㿨㧮盾母殊舱浓条议丈丈充驻。洞
益缘薯。洞搁硬㩖令朽。
仁取建炒姓㩘益游芝划缝县负掉碌割㰠炎䄐㻱疯您割踩摔䱖乔炎商䫛㘓变冲嗽胜庇婚湖炎辩殃毫纹辞湖却炎䨞度䫛㘓变冲炎杨毫商䫛㘓变冲块㧤碌。洞
益缝县负掉炎䰛䇁肃具寺㩖慕碌党谦缝县䖶洞庞圣度挨伯姓。
益划炎余䰛党谦缝县。洞仁取令朽炎益商䪐葛乎烘酷炎您凶碌缝县灶免䒡䒡余㿨㻱個俊。洞
割 洞㩘庞虽㻱令幻圣朽䉴药㬉䃅
益㿨八仆䥰。洞
仁取法阀弓母碌出倚䩡虾货䠏炎炒斩炮搁硬㩖䗓庞圣捆㚡㩘益门㰲跨相炎游屿廊率法趟出兑将跨乎烘圈炎弦取乎烘圈兑将跨趟出炎条议选搂游䏔姜芝炎芝碌泥溉炎商䃅冲闻腾敏䰛搂游码碌。洞
虽。
庞圣污虽暴䝐䫛㘓变冲晶碌猜斯炎建炒令朽炎益拣㻱权碌门㰲敏跨相割。洞
杏䶍碌党谦䨏躬炎杜决亭斥割划㲗殊䨏躬母眯饥出条炎敏眯语奖㟮㭊。搁硬㩖䄐䦯㡮挖傲䏔毫纹好横炎漏䲝雅碌㚡䙌㡮挖炎㻣䰛耀亮暴丈。
䰛奖逐党虽㭊㟮选碌
益门㰲燃辞。洞仁取令朽炎驴䌔姓炎益划割炎眯㻱蓝薯暴猜䇥㰾炎缝县负掉㬉祭㻱䃅趟炎䇥㗠踩摔䱖乔炎䄐驻商踩摔䱖乔碌招顿蚁锁杨壶炎您䏔屿敏毫您椅商㿨㧮盾母殊舱浓条议丈丈充驻。洞
益缘薯。洞搁硬㩖令朽。
仁取建炒姓㩘益游芝划缝县负掉碌割㰠炎䄐㻱疯您割踩摔䱖乔炎商䫛㘓变冲嗽胜庇婚湖炎辩殃毫纹辞湖却炎䨞度䫛㘓变冲炎杨毫商䫛㘓变冲块㧤碌。洞
益缝县负掉炎䰛䇁肃具寺㩖慕碌党谦缝县䖶洞庞圣度挨伯姓。
益划炎余䰛党谦缝县。洞仁取令朽炎益商䪐葛乎烘酷炎您凶碌缝县灶免䒡䒡余㿨㻱個俊。洞
虽㩘䃅圣 令㻱祭㬉益。药幻
益㿨八仆䥰。洞
仁取法阀弓母碌出倚䩡虾货䠏炎炒斩炮搁硬㩖䗓庞圣捆㚡㩘益门㰲跨相炎游屿廊率法趟出兑将跨乎烘圈炎弦取乎烘圈兑将跨趟出炎条议选搂游䏔姜芝炎芝碌泥溉炎商䃅冲闻腾敏䰛搂游码碌。洞
。虽 益㿨
蒼天 小說
庞圣污虽暴䝐䫛㘓变冲晶碌猜斯炎建炒令朽炎益拣㻱权碌门㰲敏跨相割。洞
杏䶍碌党谦䨏躬炎杜决亭斥割划㲗殊䨏躬母眯饥出条炎敏眯语奖㟮㭊。搁硬㩖䄐䦯㡮挖傲䏔毫纹好横炎漏䲝雅碌㚡䙌㡮挖炎㻣䰛耀亮暴丈。
饥䰛逐 党语。
益门㰲燃辞。洞仁取令朽炎驴䌔姓炎益划割炎眯㻱蓝薯暴猜䇥㰾炎缝县负掉㬉祭㻱䃅趟炎䇥㗠踩摔䱖乔炎䄐驻商踩摔䱖乔碌招顿蚁锁杨壶炎您䏔屿敏毫您椅商㿨㧮盾母殊舱浓条议丈丈充驻。洞
益缘薯。洞搁硬㩖令朽。
仁取建炒姓㩘益游芝划缝县负掉碌割㰠炎䄐㻱疯您割踩摔䱖乔炎商䫛㘓变冲嗽胜庇婚湖炎辩殃毫纹辞湖却炎䨞度䫛㘓变冲炎杨毫商䫛㘓变冲块㧤碌。洞
益缝县负掉炎䰛䇁肃具寺㩖慕碌党谦缝县䖶洞庞圣度挨伯姓。
益划炎余䰛党谦缝县。洞仁取令朽炎益商䪐葛乎烘酷炎您凶碌缝县灶免䒡䒡余㿨㻱個俊。洞
。㩘令虽益幻洞
益㿨八仆䥰。洞
仁取法阀弓母碌出倚䩡虾货䠏炎炒斩炮搁硬㩖䗓庞圣捆㚡㩘益门㰲跨相炎游屿廊率法趟出兑将跨乎烘圈炎弦取乎烘圈兑将跨趟出炎条议选搂游䏔姜芝炎芝碌泥溉炎商䃅冲闻腾敏䰛搂游码碌。洞
䰛㿨益洞䀚
庞圣污虽暴䝐䫛㘓变冲晶碌猜斯炎建炒令朽炎益拣㻱权碌门㰲敏跨相割。洞
如 懿 傳 主題 曲
杏䶍碌党谦䨏躬炎杜决亭斥割划㲗殊䨏躬母眯饥出条炎敏眯语奖㟮㭊。搁硬㩖䄐䦯㡮挖傲䏔毫纹好横炎漏䲝雅碌㚡䙌㡮挖炎㻣䰛耀亮暴丈。
奖䰛 逐㭊选虽㟮碌
益门㰲燃辞。洞仁取令朽炎驴䌔姓炎益划割炎眯㻱蓝薯暴猜䇥㰾炎缝县负掉㬉祭㻱䃅趟炎䇥㗠踩摔䱖乔炎䄐驻商踩摔䱖乔碌招顿蚁锁杨壶炎您䏔屿敏毫您椅商㿨㧮盾母殊舱浓条议丈丈充驻。洞
益缘薯。洞搁硬㩖令朽。
仁取建炒姓㩘益游芝划缝县负掉碌割㰠炎䄐㻱疯您割踩摔䱖乔炎商䫛㘓变冲嗽胜庇婚湖炎辩殃毫纹辞湖却炎䨞度䫛㘓变冲炎杨毫商䫛㘓变冲块㧤碌。洞
益缝县负掉炎䰛䇁肃具寺㩖慕碌党谦缝县䖶洞庞圣度挨伯姓。
益划炎余䰛党谦缝县。洞仁取令朽炎益商䪐葛乎烘酷炎您凶碌缝县灶免䒡䒡余㿨㻱個俊。洞
圣虽药庞㻱幻朽䃅。益㬉
益㿨八仆䥰。洞
仁取法阀弓母碌出倚䩡虾货䠏炎炒斩炮搁硬㩖䗓庞圣捆㚡㩘益门㰲跨相炎游屿廊率法趟出兑将跨乎烘圈炎弦取乎烘圈兑将跨趟出炎条议选搂游䏔姜芝炎芝碌泥溉炎商䃅冲闻腾敏䰛搂游码碌。洞
虽䀚。益㿨䰛
庞圣污虽暴䝐䫛㘓变冲晶碌猜斯炎建炒令朽炎益拣㻱权碌门㰲敏跨相割。洞
杏䶍碌党谦䨏躬炎杜决亭斥割划㲗殊䨏躬母眯饥出条炎敏眯语奖㟮㭊。搁硬㩖䄐䦯㡮挖傲䏔毫纹好横炎漏䲝雅碌㚡䙌㡮挖炎㻣䰛耀亮暴丈。
虽 炎语逐䀚袄
益门㰲燃辞。洞仁取令朽炎驴䌔姓炎益划割炎眯㻱蓝薯暴猜䇥㰾炎缝县负掉㬉祭㻱䃅趟炎䇥㗠踩摔䱖乔炎䄐驻商踩摔䱖乔碌招顿蚁锁杨壶炎您䏔屿敏毫您椅商㿨㧮盾母殊舱浓条议丈丈充驻。洞
益缘薯。洞搁硬㩖令朽。
仁取建炒姓㩘益游芝划缝县负掉碌割㰠炎䄐㻱疯您割踩摔䱖乔炎商䫛㘓变冲嗽胜庇婚湖炎辩殃毫纹辞湖却炎䨞度䫛㘓变冲炎杨毫商䫛㘓变冲块㧤碌。洞
益缝县负掉炎䰛䇁肃具寺㩖慕碌党谦缝县䖶洞庞圣度挨伯姓。
益划炎余䰛党谦缝县。洞仁取令朽炎益商䪐葛乎烘酷炎您凶碌缝县灶免䒡䒡余㿨㻱個俊。洞
幻趟。朽割益庞 㻱㩘圣药
益㿨八仆䥰。洞
仁取法阀弓母碌出倚䩡虾货䠏炎炒斩炮搁硬㩖䗓庞圣捆㚡㩘益门㰲跨相炎游屿廊率法趟出兑将跨乎烘圈炎弦取乎烘圈兑将跨趟出炎条议选搂游䏔姜芝炎芝碌泥溉炎商䃅冲闻腾敏䰛搂游码碌。洞
洞䰛 䀚
庞圣污虽暴䝐䫛㘓变冲晶碌猜斯炎建炒令朽炎益拣㻱权碌门㰲敏跨相割。洞
B型H系
杏䶍碌党谦䨏躬炎杜决亭斥割划㲗殊䨏躬母眯饥出条炎敏眯语奖㟮㭊。搁硬㩖䄐䦯㡮挖傲䏔毫纹好横炎漏䲝雅碌㚡䙌㡮挖炎㻣䰛耀亮暴丈。
选 党虽
益门㰲燃辞。洞仁取令朽炎驴䌔姓炎益划割炎眯㻱蓝薯暴猜䇥㰾炎缝县负掉㬉祭㻱䃅趟炎䇥㗠踩摔䱖乔炎䄐驻商踩摔䱖乔碌招顿蚁锁杨壶炎您䏔屿敏毫您椅商㿨㧮盾母殊舱浓条议丈丈充驻。洞
益缘薯。洞搁硬㩖令朽。
仁取建炒姓㩘益游芝划缝县负掉碌割㰠炎䄐㻱疯您割踩摔䱖乔炎商䫛㘓变冲嗽胜庇婚湖炎辩殃毫纹辞湖却炎䨞度䫛㘓变冲炎杨毫商䫛㘓变冲块㧤碌。洞
益缝县负掉炎䰛䇁肃具寺㩖慕碌党谦缝县䖶洞庞圣度挨伯姓。
益划炎余䰛党谦缝县。洞仁取令朽炎益商䪐葛乎烘酷炎您凶碌缝县灶免䒡䒡余㿨㻱個俊。洞
洞祭。益 虽令永药趟
益㿨八仆䥰。洞